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鉴赏
宁明的诗(10首)
日期:2018-02-1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宁明
点击:1318

 

作者简介:

宁明,毕业于俄罗斯联邦加加林空军军事学院。原空军大校,特级飞行员。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大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辽宁省作家协会第六至八届签约作家。曾被评为首届中国十佳军旅诗人,获首届中国屈原诗歌奖特别奖,辽宁文学奖诗歌奖、散文奖,第四、六届全国冰心散文奖,空军蓝天文艺奖等。

 

   宁明的诗(组诗)

 

    喊 娘

 

当我用乡音大声地喊娘的时候

她的耳朵一下子就不背了

娘不会使用手机接电话

却常把手机贴在耳边,一番自言自语后

脸上的皱纹就渐渐地舒展开了

 

娘的眼神儿时好时坏

她早已不能独立完成,一根线头

对一孔针鼻儿的准确寻找

却能从我小学毕业发黄的合影中

一眼指认出,那双最淘气的小眼睛

 

娘一生中,在母爱的田野上

精心栽培过五棵树苗

一棵先天夭折,两棵半途也被命运折断

剩下的两棵年已半百,虽然生活很艰难

但娘说,活着就好,活着就是娘的福气

 

娘越来越热衷于烧香磕头

年年许愿,年年还愿

我虽没问过,她啥时开始变得如此迷信

但做为从不向人低头的儿子

却又特别能够理解,并深深感激

娘向墙上那张黄灿灿的神像,用猪头和白馍

每每虔诚祈祷时的心理

 

明天又是母亲节了

我要给八十三岁的老娘打个电话

不祝她节日快乐,也不祝她万事如意

我只愿,不知母亲节为何物的娘啊

能再多几年听到,我大声喊娘的声音

 

(发于《诗选刊》2017年2期)

 

 

    建筑工人

 

一群把泥土当衣裳穿的人

习惯了与汗水交朋友

偶尔拍打一下满身的尘土

却并不嫌弃,而是将它们

自豪地当作身份的象征

 

他们喜欢用最简洁的笔画

为职业起一个横平竖直的名字

然后把笔画最繁多的建筑

工工整整地从图纸上

抄写到立体的现实生活中

 

他们的老家离城市很遥远

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

也望不见家乡那条弯曲的小路

只有在伴着鼾声入睡之后

才偶尔敢像城里人一样

梦想一次幸福地乔迁

 

一旦离开了劳作几年的工地

他们便不再回到亲手建起的华丽家园

像一群搬家的蚂蚁,背负着

几倍于自身的沉重,重新寻找

另一片挥洒汗水的荒芜之地

 

(发于《诗选刊》2017年2期)

 

 

    我的老师

 

老师是一个经常赤脚上课的人

把新做的鞋子搂在怀里

冒雨冲进昏暗低矮的土坯教室

开始领读我的人生

他一边走路,一边不好意思地用脚丫

搓着另一只脚面上的泥

四十五年过去了,还是没有搓净

 

老师是一个写标语的书法家

把学校的土墙都刷上白石灰

然后用排笔写上:“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瞅着这些好看的红字

插翅的梦想,便不知不觉在心里生长

 

老师是挣工分养家的农民

责任田就是那块凹凸不平的黑板

天天播种,天天浇灌,天天期盼

可他的肚子总是等不到下课钟响

最先发出咕咕的叫声

 

老师一读到李白、杜甫就喜欢揺头晃脑

声音里像融进了糖块

能抽出很长一段甜滋滋的拔丝

我伸长耳朵,想情不自禁地去舔

 

航校毕业那年我去探望老师

邻居说他为省下住院钱找偏方治死了自己

村南的坟头上已长满杂草

我已记不得半个上午和老师说了些什么话

只记得那块水泥墓碑上

灰头土脸地刻着他的名字

 

(发于《辽河》2017年7期)

 

 

    清明:一张照片

 

都是相差四岁的兄妹四人,站在一起

亲密成了一张三吋的黑白照片

背景是红砖白灰的老屋

老屋里,是正忙着准备饭菜的爹娘

 

爹娘最爱看我们四人的合影

因为眼花了吧

看着看着,竟看丢了两个孩子

从此,他们混浊的老泪

使得昏花的眼神儿变得更加模糊不清

 

我把这张照片翻拍后存在手机里

偶尔看一眼,但对谁都不说出

对哥哥和妹妹的无尽思念

也不曾流露过半句,对爹娘的隐隐抱怨

 

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忽然从这张照片里走失

只是不知道,将来的我们

能不能在老家的祖坟上聚在一起

哪怕只是,做最亲近的邻居

 

(发于《芒种》2017年10期)

 

 

    一滴水

 

一滴水就是一场大型的集会

那些细小而卑微的水

只有齐心凝聚起来

才能发出叮咚一下的微弱声响

 

水,是天底下最温顺的臣民

一切有个性的器皿

都是水的统治者

站起或趴下,从来不是由水说了算

 

水喜欢和比自己地位更低的人在一起

比如被埋没的根,或流放的河床

当一滴水遇见另一滴水

一个拥抱就会成为彼此不分的亲人

 

但一滴水若被寒透了心,也可能

去冒险做一粒复仇的子弹

其实,再尖锐的冰也并不可怕

只须几句暖心的话,它们说化就化了

 

(发于《中国诗歌》2017年8期)

 

 

    花架子

 

花架子拦在人行道上

劝导行人,别再一条道走到黑了

若是盲人一头撞上花架子

他应庆幸自己,人生由此

走出了一段曲线美

 

花架子摆得密密麻麻

只有很多花架子聚在一起时

才能让人眼花缭乱

花架子,是乱中取胜的高手

 

既然节日需要花架子

迎宾需要花架子

那些并不需要摆花架子的人们

只好知趣地绕道走开

 

我凑近花架子看了一眼

昨天一场大雨已让黄土变成黄泥

只要花架子的外表干净

就不会有人在意,它内部隐藏起来的

与鲜花和稀泥的想法

 

(发于《诗选刊》2017年2期)

 

 

    童年的年

 

小时候,在乡下过年

我是极不情愿喝玉米面的年夜稀粥的

白面饺子只够吃个半饱

钻透窗户纸的冷风包围着被窝

让半夜三更的起夜更加难受

 

一到冬天,我最热爱奶奶屋的热炕头

还有灶火上烤粉条的焦胡味

望着屋顶的炊烟远嫁他乡

一点也不留恋、心疼

仿佛它们生来就是别村人的媳妇儿

 

每到夜晚,一根灯苗总是爱打瞌睡

大人的家常嗑还没唠完它就蔫了

剩在灶膛里的几句暖心话

让我的童年,一直是上半夜心热

下半夜凉透

 

其实,我心中更喜欢家里供奉的神仙

好吃的菓子一个不动

他们就像从不收受人间贿赂的廉洁领导

把一大堆供品只借去摆放了几天

就让娘全部赏还给我吃

 

    2018.02.07.

 

 

    腊八粥

 

今天,五谷杂粮们

聚在一起

开大会

它们不再分团团伙伙

表现出一派很团结的样子

 

彼此不再计较

出身贵贱

和个性中不同的味道

红的绿的白的黑的黄的紫的

掺和在一起就是同道

 

难免会混进去

几粒瘪谷、霉谷

在混乱中被提升了身价

它们也挂个牌牌

标榜自己是一粒好粮

 

直到几个时辰后

它们被熬成一锅烂粥的时候

那些张着大嘴的碗或钵

才愿接纳它们

并一勺一勺地仔细品味

所谓成熟的味道

 

    2018.01.24.

 

 

    火炕

 

火炕离寒冷很近

有时,只隔着一层玻璃

或一张薄薄的塑料纸

冬天里,火炕是四壁透风的农家

对抗这个世界的最后领地

 

那些钻进火炕里的火苗,和农家人最亲

它们并不光是干取暖这一件好事

还让一家人的温饱有了着落

其实,灶膛里跳动的火焰

最担心的是,好日子不能薪火相传

 

只有习惯盘腿坐下来的人

才能体会到火炕的热情

而一家老少练就的这种屈膝的本领

让所有习惯了卑躬屈膝的人

羡慕不已,而又永远无法效仿

 

我很想躺在火炕上做一场美梦

把生活中的酸甜苦辣

烙成一张五味齐全的大饼

从此背在身上,今后不论走到哪里

心里都不再有半步的恐慌

 

        2017.12.28.夜

 

 

    立春随想

        ——兼致女儿

 

从今天起,我要刻下一块界碑

与冷酷划清界线

尽管残余的冷,依然在暗中勾结

密谋着一场倒春寒

 

想想曾为一场雪而纠结不已

就会自感惭愧

没心没肺的雪人终会融化成一败涂地

而一粒懂得发芽的种子

才会让人,从心底感到可靠

 

今天,我要亲自和面烙一张春饼

比某一份摊开的心情更大

卷起所有的酸甜苦辣

含笑一截截咬断曾经的过去

而不做品评,这其中的味道

 

我要善待每一缕阳光

用心呵护每一片绽开的绿叶

不再让任何一朵谎花

浪费掉一个真情的眼神儿

学会在生活的镜子里,和自己谈心

送上一个赞赏,或者微笑

 

        2018.02.04.

【编者按】【网站安检助理:孟新龙】
上一篇:海客谈瀛州——关于《独药师》与张炜对话
下一篇:【商国华】圆梦沈阳 我们从不缺席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注微信
“沈阳市作家协会”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沈阳智慧文艺在线”
扫一扫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7821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