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影视文学
赵二飞卖画
日期:2017-12-0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杨俊丽
点击:796

人物:

古玩店老板:张向民,,人称张大刀

鉴宝专家:白青山白老师,张老板的朋友,鉴宝专家,掌眼者

赵二飞:赵家坨子村民

老赵头:赵二飞爷爷

 

 

场景一

古玩店老板张大刀在店内擦拭着他的各种物件,当拿起一个瓶子的时候,歪着头想了想,狡黠并得意地笑了一下,让人感觉真是名如其人。这时,推门进来一个三十左右岁的男子,头发有点蓬乱,一身民工常穿的迷彩服,皱皱的。迈着局促的脚步,张嘴想说什么还不知道怎么说似的……

 

张大刀:(上下打量一下他,看他手里什么也没有,也不像买东西的,不耐烦的问)哎,哎,你找谁啊?

赵二飞:我想卖幅画,不知道你们这要不要。(听到老板喊他,赶忙走到近前边说边从兜里往出掏,掏出来的竟是一张照片)

张大刀:你这……什么玩意啊?(边接过照片边远一下、近一下地使劲看了几眼,好像看不太清)你这也看不出来什么,得拿实物来。

赵二飞:看不出来那我再去别人家看看,这幅画我家每年过年才拿出来一次,我得先看看值多少钱啊。(收起照片,要走的架势)

张大刀:你等等!我和你说哈,这好东西呢要是过了三眼,就不值钱了!你这样这家看看那家看看的,那还卖啥钱啦!你跟我说说,为啥一年才拿出来一次呢?(歪着脑袋实是好奇)

赵二飞:(有点无可奈何,还有点着急,听这么一说没法走了,暗藏焦躁)这是我爷爷的宝贝,每年过年三十晚上只供那么一次的,说是能保佑我家世代人丁兴旺平安。

 

这时候推门进来一个戴眼镜的五十几岁男子,像个学者的样子。

张大刀:哎呀,白老师,你来得正好!赶紧掌掌眼吧!(比划着让赵二飞把照片再掏出来)拿出来让白老师看看吧,这可是咱们博物馆的鉴宝专家。

白老师:(眯着眼看了看)照片是看不清楚的。

张大刀:是啊,你把东西拿来我们亲眼看看啊!

赵二飞:(有点急)照片还是我偷出来的呢!我爷爷哪能让我卖。我家离这市里二百多里地,我这好不容易溜出来的呢……

张大刀:不让你卖,你干啥偷着还卖?

赵二飞:我这是因为…..因为……(有点吞吐,不好意思说似的,看着那个白老师盯着他,再看看张大刀非得问出个子丑寅卯的样子,转过头,决心说了)是因为我在我们村子里买了地下***,这几天就输了八万多!我家人都不知道,那边又追着我要债呢啊(赵的眼泪都在眼里转了)

 

张大刀缩回了脖子,哦,是这样啊。白老师听完才想起来坐在了椅子上。

白老师:你别急,你家还有别的东西吗?(张大刀跟着在旁边附和,对对,还有啥别的没?)

赵二飞:听我爷爷说没有,可我舅告诉我说他有,到底有没有我也不知道啊!

白老师:那你家在哪里?

赵二飞:我家在赵家坨子,我叫赵二飞。

白老师:(和张大刀对视了一眼)你回去吧,明天我们去你家一趟看看实物,省得你来回跑得太费劲了。

赵二飞:我怕我爷爷他不卖啊......

张大刀:我们劝劝他,你回去吧,啊,明天中午我们就到。

赵二飞:(忐忑的走出了店铺,转身象想起什么,开门喊了一句)明天可别说我来过啊!你们可别说我输钱的事啊!

张大刀:(连摆手连大声说)不说,不说。

屋内张大刀见其走远了,回身连忙给白老师沏了杯茶。

张大刀:(边倒茶边观察白老师眼色)有点意思,是不是白大哥?(给人感觉没别人了,语气变得亲近起来,说明平时关系很不错)

白老师:说不太好,但是就那上的字迹看,像是老东西。不过品相太不好了,咱们去看看,是不是还有其他意外收获。

张大刀:好!还记得去年下去收的那个瓶子不?昨天我出手了,还不错.....

 

场景二:

 

赵家窝棚赵二飞家,正房是三间砖房,厢房是二间还算立整的土房。赵二飞在正房里面,心不在焉地扫着地,时常的还向外边观望几眼,这是在等古玩店那两位呢。墙上的照片显示这是他的小家,看来是媳妇和孩子不在家,也许是被支出去了吧,屋里的陈设说明是个本分过日子的人。

 

厢房里面,土炕的炕梢落着两个老式的木头箱子,地上有个角柜,老式彩电上正放着抗美援朝的战争片。老赵头坐在炕沿上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手里的烟停在半路忘了吸,烟灰掉了一裤子。

 

这时门口停下的轿车喇叭响了两声,下来两个人,张大刀和白老师。赵二飞从上屋迎了出来,赵老汉也从屋里出来看个究竟,因为厢房就在大门边上,和孙子同时到的大门口。

 

张大刀:(并未理会迎上前来的赵二飞,直接奔赵老汉)这是赵大叔吧,我们是从市里过来的,专程来拜访您的。

赵老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看他们,又看看孙子)找我?

赵二飞:来来,请进屋吧。(边说边拉着白老师,往上房引)

可张大刀却偏偏挎着迷茫的赵老汉,说就到赵大叔这屋坐坐吧。白老师给了赵二飞一个眼色,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让他跟着一起进厢房。

张大刀:(嘴也不闲着,一边往里走一边打量屋子,一边问赵老汉)赵大叔啊,这个是你孙子啊?你儿子他们不和你们一起住吗?

(赵老汉嘴角一动,并未出声,眼神黯淡下来)

赵二飞:(连忙在后边解释)我爸和我妈在我小的时候外出打工,骑摩托车出车祸都没了,我是跟我爷爷一起长大的。

(二位稍微愣了一下,赵老汉坐下继续沉默)

张大刀:对不起啊,不该提起这些事。我们今天来,是听说老爷子您有一个宝贝,能不能让我们看一下呢?(指了指白)这位是咱们市里博物馆的白教授,是书画鉴宝专家,您看那个电视节目《文玩与收藏》没?就能看见他的……

赵老汉:(抬眼仔细地看了一眼白青山,随即又漠然下来)我不卖!

(声音虽然不大,但很肯定)

张大刀:大叔啊,也不一定非要你卖啊?只是我们是搞专业研究的,想看看到底有没有研究价值。白教授给您白白鉴定,你是要省好多鉴定费的呀!

赵老汉:我也不需要鉴定,这是保我家兴旺平安的东西……

白老师:(不紧不慢地)赵大叔,你觉得它保你家兴旺和平安了吗?

( 这句话好似深深刺痛了赵老汉,低头再一次沉默下去)

赵二飞:爷爷,好容易人家来一次,就让他们鉴定一下吧,以后我心理也有底不是嘛?

赵老汉:(赵老汉凝视着地面想了想,抬头看了看孙子)你们去上屋等一下吧。

 

在赵二飞的房间,赵老汉打开了他所谓的宝贝,那是一张画着张天师的绢画,已经破碎得旁边的字都不完整了,白老师费劲地辨认着上面的字迹......

白老师:(抬起头问赵老汉)这个是清朝仿制的画卷,或者可以说根本不叫画,没有什么价值了!你家还有其他的东西吗?

(赵老汉一愣,瞬间怒气满脸,将画收起来抬身回了自己的屋)

赵二飞:(尴尬地看着爷爷的身影,又看看眼前这二位)真的不值钱啊?我爷爷说没有别的东西了!

白老师看看张大刀,说了声:走吧!抬身走了出去,张大刀跟在后边念叨:白来一趟…

白老师:这老爷子还当宝贝供着呢!都快烂了!不知道他家还有别的没?

张大刀:看他家那样,是够呛了!弄那么个破玩意还当宝贝呢......

 

 

场景三

四天后,张大刀正在店铺,只见赵二飞背个画卷急急忙忙推门进来了。

赵二飞:(见屋里没人,气喘吁吁的说)张老板,我偷出来了!

张大刀:你偷出来了?不是告诉你说不值钱了吗!

赵二飞:不是,不是的!不是那幅,这个是你走那天晚上我看我爷爷偷偷从墙缝里拿出来的,终于趁他不注意给偷出来了。

张大刀:哦?打开看看。

赵二飞:小心翼翼地打开,张大刀一边看一边直眼,嘴里念叨这个….这个…..

张大刀:(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给赵二飞拽了把凳子)我给白老师打个电话让他过来看看哈,你等一会。

他边给白打电话,边去取放大镜,“扫描”着每个细节……赵二飞紧张地看着他,头上渗着细小的汗珠。不一会儿,车停在门口,白老师进来了。赵二飞飞快地看了一眼白老师,立刻收回了目光,好似不敢正视他。

白老师:(看了一眼赵二飞,到挺自然)呦,又是你啊!把你家的张天师请来了?

张大刀:(连头都没抬,也没看见赵二飞和白老师的脸色)不是、不是的,你来看看这是……

白老师:(走到画的跟前,也是一脸的惊讶,和张对了一下眼色,微微点点头,面向赵二飞)这张画也是你家的?

赵二飞:是,是啊!

白老师:那你想卖多少钱呢?

赵二飞:(盯着白老师)二十……二十五万!

张大刀:干啥!要这么贵!你抢钱啊?

白也惊讶的看着赵二飞

 

赵二飞:我不知道值多少钱,我得还饥荒啊,还得给我爷爷拿回……(顿了一下改口说)还得给他盖房子,要不我怕他一下就被气死啦!这可是他爷爷给他留下来的东西啊!

张大刀:你也得问问这个东西值多少钱啊?(气呼呼地)

白转身进了里屋,张大刀也跟了进去。

白老师:(压低声音)咋也值个五六十个,你就给十八万,他去了还债还剩十万,能卖。

张大刀:(也低着嗓子狠狠地说)我就给十五万!

白老师:嘿嘿,你可真不愧叫张大刀。

(二人从里屋出来)

张大刀:这样吧,我现在手里只有现金十五万,看你现在也是急着用钱,就收下这幅画了。

赵二飞:(傻傻地张着嘴,看看张,再看看白,再看看张)我….我….

白老师:你还我什么我啊?已经不少了,你赶紧拿着钱回家还钱去吧。

(张转身去保险柜取钱 )

 

场景四

赵二飞抱着个塑料袋,里面显然是用报纸包的钱。慌慌张张回到家里,把钱往大衣柜里放了一下,感觉不行,拿了出来。在屋里转了一圈,塞到了柜子的后面。晚上刚想吃饭的时候,外面车停了,白老师下车进院。赵二飞连推带搡地撵走了正要吃饭的媳妇和孩子,让他们去爷爷屋里等一会。顺势将白老师迎进了屋。

 

赵二飞:(对着站在地中央看着自己没言语的白)马上给您拿钱。

从柜子后边掏出钱来,自己留出五沓,剩下十沓递给了白。

白老师:(白一边揣起来,一边说)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懂吗!

赵二飞:(使劲地点着头)懂!懂!

白老师:( 再一次拍了拍赵二飞的肩膀)有好事还会想着你的。(转身离去)

赵二飞跟了几步到门口,白走得很快,也就没接着往前送,眼睛愣愣地看着白的背影,喃喃地自言自语:人这东西太可怕了……

( 蒙太奇,镜头重现,一切明了。)一天晚上白老师单独来找到赵二飞,把他拉到墙角,给了他那幅卖给张大刀的画,比划着交代他着怎么做,赵二飞吃惊的望着白……

 

画外音:(媳妇的声音)还傻站着干啥呢?人都走了,那人是谁啊?

赵二飞回过神来,急忙转身进屋。

……

 

还是在赵二飞家,赵二飞正在看电视,用遥控器百无聊赖地换着台,换着换着,一个台的新闻正在说:“某市博物馆白青山……”画面上出现了白老师那熟悉的身影。赵二飞不小心遥过去了,一下子站了起来,赶紧摇回刚才那台。电视里接着传来主持人的声音:“涉嫌参与造假被起诉,现在警方正在调查。由于商业利益渗入,有些“鉴宝”发生了变味,致使“专家作假”,设“古董骗局”,把赝品当真品,进行坑蒙拐骗…..(声音减小)下面播报天气预报……”

赵二飞慢慢地坐回到椅子上,呆呆地陷入沉思……一切好像是在梦中…..

 

 

 

 

【编者按】作者就当今社会出现的鉴宝造假现象,设计情节,层层设置悬念,结尾释疑;在人物塑造方面,描写出不同的身份人物,各具特点。人间正道是沧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文章结尾;白青山被起诉调查,赵二飞呆呆地陷入沉思......一切都好像在梦中......结尾,留给读者更深的思考。感谢赐稿,盼赏更多佳作!【若玉天下编辑:刘岩丽】
上一篇:钉子和锤子的故事(外一篇)
下一篇:红尘有爱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注微信
“沈阳市作家协会”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沈阳智慧文艺在线”
扫一扫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5479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