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征文作品展
【三届赛.散文优秀奖】槐花情
日期:2016-12-0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秋日阳光
点击:1242

接到日明哥辞世的消息,我一点都没惊讶,不是我这个妹妹太冷血、太麻木,实在是因为“山雨欲来风满楼”。大哥的辞世,是主动性的,决绝的,不会因为谁的挽留就可以改变的。我也这么告诉电话那端的侄儿:节哀吧!这是早晚的事儿。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在去往辽南奔丧的路上,我的思绪就像这飞驰的车轮一刻也没有停过,日明大哥真的走了,在亲情与爱情之间,他决然选择了后者。那么,他在槐花飘香的五月完成了与嫂子生死相依的执念,是天意还是巧合?我这么想,是因为五月、槐花、槐花嫂与日明哥有着缠绵缱绻的渊源。

人们常说入土为安,日明大哥真的入土为安了,我说的入土为安,不只是愿亡者安息,更多的是愿生者能安心生活。确切地说,就是希望大哥的儿子、儿媳、孙子及弟弟妹妹们安心生活。因为在嫂子去世的半年多里,这一家人就没有安安稳稳的一天。

嫂子姓白,因为出生的时候村里村外槐花正开,她的父亲就给她取名白槐花。去年秋天的一个早上,槐花嫂起床突然感觉头晕胸闷,还没等送到医院就停止了呼吸。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大哥失魂落魄,他两天两宿没合眼,一直守在嫂子的遗体旁。前来吊唁的人见大哥守在那里像一尊眼里蓄满了水的木雕,谁也不敢上前搭话安慰,仿佛他浑身满满的都是哀痛,如果不小心触动了哪根神经就会像决堤的水,那滚滚而出的泪水能淹没整个世界似的,大家只能小心翼翼地拜拜已故之人,安慰一下亲属匆匆离去。亲人们也小心翼翼地左右不离,生怕大哥做出让人措手不及的事儿。

第三天,按照大哥的心愿,把槐花嫂安葬在村南自家承包的那片槐林里,这片槐林见证了日明哥和槐花嫂的纯真情感。

嫂子下葬时,沉默两天两夜的大哥再也憋不住了,哽咽中模模糊糊的话语表达的是不能把嫂子一个人丢在孤坟里,要陪她一起长眠。他一面缠缠绵绵哀诉,一面突然疯了一样冲向一棵槐树准备往树干上撞,腿脚麻利手快的人抢他撞到之前把他抱住,他挣扎着说就让我和槐花一起走吧!你看她一个人多孤单啊!我要为她挡风遮雨啊!大哥的精神世界彻底崩溃了,实在不愿意活下去的凄惨状也让众人哀声悲恸,一时间,哭喊声连成一片。此情此景,像极了古人元好问在《摸鱼儿·雁丘词》的序中所描述的:作者在路上遇一猎人,这个猎人将一对在天空翱翔的大雁射下一只,另一只在空中盘旋哀鸣,确信伴侣已死,便毫不犹豫将头朝向地面猛劲冲撞而死。“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那只大雁与眼前大哥的情形是多么的接近,又相得益彰啊。日明哥失去嫂子,没有办法一个人活下去,也选择了这种殉情方法,是当年哥哥和嫂子那份执着情感的坚守,是两人四十四年相濡以沫的生死不离。一心追随爱妻而去的他,直到十岁的孙子给他跪下:爷爷别走,你走了我想你怎么办?侄子和侄女也给父亲跪下不停地喊爸爸你不能扔下我们啊。日明哥才在拼力的挣扎中,渐渐地缓过气来,看着嗷嗷大哭的孙子,将他揽在怀里说爷爷不走,爷爷不让大孙子哭!一时间,哭声弥漫山岗。

大哥殉情不成,就每天默默地对着嫂子的遗像发呆,不知不觉中眼泪就会一串串流下来。他的痛苦无不感染着周围的人,一家人寝食难安,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说:你们不用担心,相信我不会再寻短见。亲戚们看他再无异常,就都各自忙自己的事了。

从三天圆坟开始,大哥几乎每天都到坟上陪嫂子唠嗑,有时候一边诉说一边喝酒,酒到一定的量就躺在嫂子的孤坟旁睡着了。经常守着三尺黄土掩埋的一方孤冢,流不尽的相思泪,悲悲切切话凄凉。每次,侄媳在家看不到公公,来这里肯定能找到他,哄回家后给他端上温水洗脸,再端上热腾腾的可口饭菜,天长日久,不厌其烦。在城里工作的侄子常说:我这辈子最亏欠的就是我老婆,最知足的就是取个好老婆。

晚上不出门,大哥也是不停地喝酒,谁劝也不听,最后孙子上前搂着他:爷爷别喝了,睡觉吧!大哥看看孙子,什么也不说哀叹一声就躺下,常常是“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

一天,侄媳发现公公又不见了,就到婆婆坟地找,结果孤冢前只有摆放的一个苹果半杯酒,还有平日里散落在周围的空瓶子。早春二月乍暖还寒,大哥能去哪呢?侄媳给侄儿打电话,亲戚也出动帮忙找,最后在村外的河岸桥下,大哥似睡非睡地蜷缩在那里,大家把他送到医院检查,除了有点烧,别无它恙,医生说病在心里,回家吃药就可以。这回家一躺就是三个月,期间我去看过他,每天只喝稀粥米汤,瘦骨嶙峋的让人看了心酸。那次,我感觉大哥的时日真的不多了,终于,在嫂子离世半年后,随她而去了。

从沈阳出发到曲屯用了三个小时,曲屯是一个四十多户的大屯,也是我父亲出生的地方。解放前,我们家祖祖辈辈在此开办私塾,到了父亲这代,因为爷爷走得早,一大家人由四爷当家主事,父亲和三叔与之不合就到外面闯荡某事,老哥仨只有二叔守着祖业,日明哥是二叔的儿子。我工作后,经常来这里祭祖了解家世,族人也大多认识我,这次我到达此地,他们见我第一句话就是:日明哥和嫂子团圆去了。

日明哥入土那日,风和日暖,一树树槐花像飘落在岭上的一团团雪白的祥云,又好像是嫂子身着素衣在迎接日明哥的到来。总之,不像在电影、电视剧里看到的那样:灰蒙蒙的天,或疾风骤雨、或大雪漫天阴森凄冷的场面。日明大哥出殡这天,春光无限好,槐花澹山坡。大哥与嫂子合葬时,那纷纷扬扬的花瓣,仿佛是槐花大嫂颤颤巍巍地扑向大哥,最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新土立刻就被一层层槐花的花瓣覆盖。从此,嫂子不再是孤魂孤冢了。

五月的北方,是莺飞草长的季节。五月的曲屯,是槐花播梦的季节。那一簇簇白、一簇簇粉,在翠绿中焕发,在山岗上芬芳。真的,日明哥完成了与槐花嫂“生则同衾,死则同穴”的心愿,那飞舞的槐花花瓣,不就是大哥和大嫂在向世人诉说他们的心愿、庆祝他们的团圆吗?这种在电影剧本中或许能有的情景与巧合,真真切切地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无法不把它记录下来。

作为妹妹,大哥了却了自己的这份心愿,我无话可说,如果真的有神灵,我祈求神灵保佑他和嫂子在这里听高山流水鸟鸣,看百花斗艳五谷丰登,这何尝不是一种圆满的结局呢?

提起日明大哥和槐花嫂子的爱情,曲屯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白槐花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大哥的同学,又一同考上县高中,刚上高中就赶上文化大革,大哥回乡务农,白槐花加入了红卫兵。白槐花的父亲是大队革委会主任,当时的红人;而大哥呢,因为祖上办私塾,有宅有地,父亲是被改造的四类分子,所以和她是两个阶级的人,起初并无联系。

**期间,二叔一家在队里干最脏最重的活,秋后分粮食分最少最差的那一份。所以,每年三四月,家里就断粮了,只能靠挖野菜充饥,到了五月,榆树钱和槐花就是一家人的救命粮食。那年,槐花花期来临时,一串串洁白的槐花缀满树枝,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诱人的清香。二叔的女儿晶晶姐摘了满满一筐槐花兴冲冲往家走准备用来做槐花糕,还没等进家门,就被两个红卫兵夺去了筐,白主任派人把二叔揪到大队部批斗,说二叔指使子女挖社会主义墙角,破坏国家林业资源。别的村民采摘都可以,唯独二叔家就是破坏,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白槐花看不惯父亲的作为,但也阻止不了父亲的行为,就暗中较劲,做一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红卫兵。

那天,白主任带领一群红卫兵气势汹汹来到二叔家抄家,凡是他们认为“封资修”的东西都砸毁,并把家里祖藏的字画和书籍都拿走了,望着一片狼藉的家,大哥坐在院角伤心难过。善良的白槐花看到了大哥瘦弱的身体和绝望的眼神,同情之心油然而生,回到家里心绪不宁。第二天,她以看书为名向她父亲要来大队部的钥匙,偷偷地拿出两本,装到筐里佯装去村南那片槐林采摘槐花,并把大哥约来,大哥有点莫名怔怔地看着她:她说你帮我把那一串串槐花摘下装满筐,做报酬我把这两本书还给你。大哥当然喜不自胜,连忙摘了满满一筐;白槐花离开后,大哥捧着《儒林外史》《颜氏家训》这两本书,像重逢了久别的亲人,翻来覆去地端详了半天才塞进怀里,回家后发现母亲正在洗槐花,一问才知原来白槐花路过门前,说自己迷了眼,让晶晶姐帮忙吹吹,顺便留下筐里多半的槐花,大哥听了非常感动,把这个善良的姑娘当做知己、恩人。过了一天,白槐花又约大哥出来,这次,两个人对书中的内容进行交流,第一次这么面对面的语言交流,让他们有种不可以言说的心情和朦胧感,彼此的心贴近了。不用说,二叔家在这个槐花花期的半个月内,没断过吃槐花,书也回来了十来本,比如我看到的《论语》《礼记》、《三国演义》、《水浒传》、《古文观止》、《白香词谱》等等,都是白槐花一本一本从大队部偷着返回来的。渐渐地,白槐花姑娘就像这美丽的名字一样,在日明哥的生活里弥久的散发着清香,让困苦时期的日明哥对生活有了美好的向往。

白主任知道了他们两人在槐林约会的事,坚决反对自己的女儿和四类分子的儿子在一起,说你跟了他,有遭不完的罪,一辈子都没有好日子过。看说服不了女儿,就把她带到她在大连的姑姑家,姑姑给她介绍一个军人,相亲的时候她看都不看军人一眼,回来后军人给她写的信她也不看就烧掉。父亲的干涉,反倒增加了女儿至死不渝的情怀,白槐花想和大哥私奔,大哥帮她分析:我们一走了之,你母亲天天抹泪不说,你父亲也不会放过我父亲,会让他天天挨整受罪,我们能安心吗?她明白了,不能走。这样,无论春夏,那片槐林,仍是他们倾谈的地点,白主任管不了女儿,就与她断绝父女关系,白槐花只好住到她的大姨家。林彪事件以后的1972年,形势有所改变,大哥选择了槐花盛开的五月,骑辆自行车把白槐花接到民政部门登记结婚,没有婚礼,一辆自行车载着二人走进了同甘共苦的四十四年、始终如一的四十四年。

如今,二人实现了生死相依的诺言,不也是一种完美吗?但愿大哥嫂子来世再续前缘,举案齐眉,把人世间情感的坚守演绎到极致。

【编者按】感谢赐稿,祝创作愉快。【烟雨编辑:飞沙】
上一篇:【三届赛.散文优秀奖】地下六十米(散文)
下一篇:【三届人气奖.诗歌】老酒(组诗)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注微信
“沈阳市作家协会”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沈阳智慧文艺在线”
扫一扫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5471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