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征文作品展
【三届赛.小说优秀奖】房上房下
日期:2016-11-2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张爱莲
点击:1393

牛老旺从房上摔了下来,锁锁骨断裂,去了县医院。

不大的小村子,这就是一个事件,一个足可以让整村人都关注的“大事件”。一时间村里的人心被这件事搅得乱七八糟的,连狗的叫声都不那么规则。

“牛老旺挺大岁数上房干甚?”

“就是说了哇!这下摔断骨头了吧!”

“牛老旺年轻时候当过侦查兵,莫不是上房侦查甚了?”

 二梅子心里最先乱了套,她试着坐在炕上向公爹的屋顶望了好几次,房顶反着太阳光明晃晃的,烟囱像一个侏儒一样圪蹴着。

那天咋就没注意到他爷爷在房顶上呢?难道他看见我和王启……二梅子的心像被大黄风吹了,忽闪忽闪地不敢往下想。

牛老旺家就在二梅子家前边,房子不高,还是早些年盖下的土坯房,房顶后来盖了瓦。这样的房子看着就像穿着一身烂衣服的丑媳妇,头上倒围了一块儿崭新鲜艳的红头巾。二梅子家的房子是这几年农村新式的,一砖到顶的大瓦房,塑钢门窗,门面还贴了瓷砖,就像一个本来就漂亮的媳妇,还化了精致的妆容。牛老旺的房子与二梅子的房子一比较,咋看都像地主和贫农。

这年头,儿子越多,老子越像贫农。

 二梅子的男人是牛老旺的儿子牛大头。牛大头常年出外不在家,二梅子这朵娇艳的水仙花只有在家里独自绽放。

牛大头在外想二梅子想得常胡思乱想:花那么多钱,娶个老婆一年才他娘的搂几天?不如留着那些钱找小姐,还能天天搂个新鲜。牛大头也就是想媳妇儿想得难受时才这样想想,他知道,小姐找多少也不会给他生儿子,二梅子没搂几次,就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

牛大头没想到忽然就要回家了,因为爹摔坏了锁锁骨,他回来直奔县城医院,没顾上回家和二梅子睡一夜。

二梅子顾不得思想牛大头回不回家,公爹有没有看到她和王启亲热的事占据了她所有思绪,越想越心慌,慌得在心里骂起了王启:一来就急慌慌地想那事,这要真让他爷爷看见告诉牛大头,牛大头还不把我……想到牛大头那双灯盏一样的眼,二梅子心里像是浇了一瓢冰水一样打了个冷战,着急忙慌地摸起手机。

“你那天来瞅见前边房顶上有人吗?”电话一通,二梅子对着手机崩着豆子。

电话那头声音压得很低:“我开会了,先挂了。”

电话嘟嘟的忙音响起,二梅子似乎看见王启急匆匆挂电话的样子,甚至看见了王启脸上厌恶和不耐烦的表情。她忿忿地把手机摔在炕上:“日你娘个王启,狼不吃的东西,就该让当过侦查兵的牛老旺把你吓阳痿。”

王启确实在乡里开会,开反腐倡廉会议。

牛老旺从房上摔下来,王启比二梅子的心里更乱。他和二梅子偷情的事儿,就算是被牛老旺看见,对于他这个小小的村长最多就是作风问题,大不了村长不当。现在他心慌的是,在进二梅子家之前,就在他家当院,那老板给他塞钱的情景,房上的牛老旺有没有看到?

王启家和二梅子家紧挨着,房子和二梅子的房子一模一样,都是“地主”级别。

有投资人想在村子南面的草坡上建旅游区。现在草原旅游正热,那一片村里人都认为不值钱的草坡忽然给王启带来了财富。

那天,投资老板找到王启谈承包草坡的事情。王启哼哼哈哈了半天,说:“那是全村牲口放牧的地方,承包给你们,我会被村里人戳脊梁骨的。再说,这也得乡里批准。”

“乡里那边好说,只要王村长同意,我可以给每家每户适当补助。呵呵!王村长这里,我自然不会亏待,建好旅游区,有你的干股。”老板口气非常像有钱人,说话就像钢镚落地,嘎嘣有声。

王启忽然感觉嗓子里像有了鸡毛一样,干咳一声坐不住了。老板也站了起来,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在桌上。

王启看着鼓鼓囊囊的信封,心哆嗦了一下,急忙拿起来塞回到老板的手里:“这不行,不行不行……”他的话像是对自己说,又像是对老板说,目光始终躲闪着不敢盯那信封。

老板看着王启笑了一下,没再说话,夹起信封就走。王启愣怔了一下,追了出来:“我送送你,生意不成咱……咱情谊在。”王启有些结巴,他闹不清楚自己咋忽然结巴了?更闹不清什么时候和老板产生过情谊?

老板笑得意味深长,走到院子当中忽然站住了:“王村长,这个忙你一定要帮。咱们的情谊日后会更长。”然后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两个信封,塞进王启手里。

王启的手顿时汗津津的,热辣辣的,胳膊软得似乎拿不住这沉甸甸的信封,手灵巧一翻,信封揣进了衣服里:“好说——好说!”

老板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上了小车,很快没了踪影。

王启回身进了家,把信封锁进柜子里,就去了相好的二梅子家。一下子得这么多钱,那如野马在心里奔跑的高兴得在二梅子的身子发泄一下。正在王启全身酥麻,想死想活的当间,有人喊了一声:牛老旺从房顶摔下来了。王启顿时像挨了枪子的野兔子一样,“忽通”一声从二梅子身上栽了下来。

开完反腐倡廉会,王启心里越发稳不住了。

牛老旺要是看到我收了钱,又睡了他的儿媳妇,他能饶了我?要是他举报,我他娘的还有活头?不行,得赶紧给老板把钱送回去。王启回家拿上钱出来,不由往那房顶瞅,阳光刺眼,眼睛忽然酸涩,身心哆嗦……  

王启去了老板家里,把钱扔下什么话没说疾走出来,老板紧赶着,他已经发动了小车,如狼撵着一样,绝尘而去。谁能想到,回到村里,不迟不早,正好碰到牛老旺出院回家。     

牛老旺下车后,二梅子急忙搀扶。牛大头已经搀扶在旁,简短地说:我来。二梅子心虚地退后,眼见牛大头并没有看她。

王启的小车如被惊吓到的猫,躲躲闪闪地,牛老旺高声喊着:村长——

王启缩在车里,躲闪着牛老旺的目光,却见牛老旺眼圈发着好,隐约像藏着事情,他急忙下车,结巴着:您老,回回来了?

牛大头话里像是带着脾气一般:哪有人愿意在医院呆着,就像外出打工,都是没办法的事。

王启偷看了二梅子一眼。二梅子脸煞白,不敢和他对视。王启感觉额头冰凉,像是有汗,抬头抹了一下,没有,才说:是啊!是啊!弟妹,快给他们爷俩做饭去。趁着二梅子看他,王启轻轻地摇了一下头。

二梅子腿软得就像场院里碾过的秸杆儿,好歹咬着牙随着牛老旺爷俩回了家,一边张罗着做饭,一边试探着问:爹,骨头没事吧?

没事,我还不是有事的时候。牛老眼圈发红,像是愤怒地说:我这骨头不能白断,得找人报销。

二梅子心里一激灵,忽然有了尿意,急忙往厕所走。蹲在茅坑上,二梅子想:完了,老头说出这话肯定甚都看见了,咋办呀?一泡尿很快撒完了,二梅子并没有离开茅坑,因为她还没主意。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牛大头站在当院喊了一声:上个厕所咋这么长时间?爹饿了。

二梅子慌慌张张提起裤子。

第二天,二梅子见牛大头一早就去了王启家,她坐卧不安地望着街门,很长时间牛大头才回来。她试探地问:你去找王启干甚?

牛大头闷声闷气地说:开个证明。

证明?证明甚?

证明我爹是怎么摔伤的。

二梅子不敢往下问了。很显然王启已经承认了,自己再继续装下去,一点主动权也没有了,王启肯定会把所有的脏水都泼了她身上。她嚎啕一声跪在了地上:大头,你要原谅我,都是王启我的……

牛大头打了二梅子一顿,找了一趟王启,回来掏了炕上三万块钱,说:只要你从此以后还一心一意和我过日子,我我……,他娘的就当你让野狗咬了。

二梅子嗯嗯地低声答应着:那证明?

那证明是我给爹开得医疗报销证明。

医疗报销?二梅子疑惑着,后悔瞬间蒙在了心上。

就知道偷野汉子,不知道意外伤农合不给报销,只有证明是干农活伤到才能报,我找那个毛驴开的这个证明。牛大头加了一句话。

二梅子一屁股坐在炕边,放声大哭。

后来牛大头问牛老旺到底上房干甚去了?牛老旺说:我和你刘大爷打赌,他说我现在肯定上不了房。我说,能上。他说要是上去就给我买一盒蓝钻。你别说,我还真就上去了,谁知道你娘刚好点火烧炕,一股烟熏了眼,栽了下来。

牛大头:上房甚也没看见?

牛老旺:刚上去就让烟熏了眼,还能看清甚?你不看现在这眼圈还红着呢?

【编者按】欢迎参加网站大赛,感谢来社团投稿!【一笑社团编辑:红尘一笑】
上一篇:【三届赛.散文优秀奖】一伞繁华
下一篇:【三届赛.小说优秀奖】海子和他的师父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注微信
“沈阳市作家协会”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沈阳智慧文艺在线”
扫一扫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5471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