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到底喜欢谁
日期:2018-12-0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李忱
点击:218

我向来是不喜欢元稹的,主要是因为薛涛,如果流传下来的说法都是有根的,非为妄议,那么,元稹的“渣”质不可辩驳,即便拿时代的局限来说事儿,也是非一般之“渣”。

不禁又为薛涛一叹。薛涛我是看心情才读的,记得还做过一个薛涛笺的美篇。只是越来越惧于读,因为不忍,所以屏蔽。

因为薛涛,我不喜欢元稹,这是诗品人品论了。但没因为元稹的关系,影响到我对白居易的感情,也是奇怪了,可见我的标准是混乱的,也可见我喜欢读谁不喜欢读谁,都是唯心的,感性的,偏执的行为。

但又如何呢?没关系。

“元俗白轻”,这是我喜欢的诗风,我不是深刻的人也不喜欢深刻的诗,这深刻指的是文字本身,如果文字通俗,道理深刻,不是最好的诗吗?多年当老师的经验告诉我,用最简洁明了的话讲最复杂的题,才是老师的真本事。

虽然看似铁证如山,但我不相信元白断臂一往情深。因为白居易对爱的人事物都表白得**裸的,比如那句有名的“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题目是寄朗之,谁知道是寄谁的呢?总之,他一开口,就是性情中人火辣辣,喜欢樊素与小蛮,也必写在诗中。

“人心者,莫先乎情,莫始乎言,莫切乎声,莫深乎义。”白居易这样说,也是这样践行的,我喜欢他也是缘于他有话就说,想说啥说的性子。心里有情,要说出来,别让人猜,最讨厌扭扭捏捏的人。言为心声,声为大义,这才对的,不做呶呶不休虚头巴脑口不对心之议,始为真性情。

近两日,接续与闺蜜出游逛街,泡汤沐浴,畅谈豪饮,放浪形骸。把老公孩子以及世间万般尽数抛诸脑后,获得单纯的快乐与极致的美好。人活着,得有这样空洞般的时刻,以超然物外,神游物外,方能抵御人间的琐碎生活的一地鸡毛人生的枯燥无味。得一结论:女人必须有闺蜜。犹如乐天有元九,王维有裴迪,这与爱情无关。

梦得是刘禹锡,是白居易另一知交好友,他写了好几首赠梦得的诗,选一首,贴合我这几日情境的,以表我此时心境。

赠梦得

白居易

 

前日君家饮,昨日王家宴。

今日过我庐,三日三会面。

当歌聊自放,对酒交相劝。

为我尽一杯,与君发三愿:

一愿世清平;二愿身强健;

三愿临老头,数与君相见。

【编者按】文中尽数表现的是一种超然物外的洒脱悠然,生活琐碎,更多的像是一地鸡毛,难得有一时半刻的安宁,我们更应该追求生命的真,不矫揉造作,不轻浮扭捏,坦然面对,抵御繁琐,寻求本真。【高校文学联盟编辑:吴国珍】
上一篇:蒜苗炒鸡蛋
下一篇:晨起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注微信
“沈阳市作家协会”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沈阳智慧文艺在线”
扫一扫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9367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