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三角地往事70
日期:2018-12-0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山语峪来
点击:238

奶奶刚进屋,母亲急切的问,娘,谈的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结果是早料到的,但必须跟他家谈一盘,不谈直接找街道去,有点越锅台上炕,那事咱不能干。奶奶说。

他家不给倒呗?母亲又问。

这还用问吗?搁你你倒啊?建,你们一同意就盖了;拆,能那么容易吗,这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没谁得一年两年。奶奶已做好了准备,要和老阎家打持久战。

要那么长时间?母亲没想到会那么漫长。

都是你们留下的罗乱,还得我这个老太太揩屁股。日子天天过,日子家家过,真过好了不容易啊!

暂时咱也用不上,等用的时候再让他家拆吧!父亲不忍心让奶奶为后院的事着急上火,忖思缓一缓也无所谓。

屁话!我看那房子这心就堵得慌儿,拆了腾出地啥也不盖看着也敞亮。再说了,现在迁就他们,过两年再让他腾更难。老话咋说的,都忘了,心慈面软是祸害。啥事不能不好意思,你不好意思人家好意思!这事你们两口子别参与了,上好你们的班,把你们工作干好,我一个人跟他们折腾。

次日,奶奶来到新胜街道居民委员会。

70年代初,城市最基层社会管理组织就是街道居民委员会,它的上级是公社,公社上边是区。80年代末公社改为街道办事处,至于社区的出现应该是90年代后的事了。

街委会所在地小前儿是家饭店,早上经营果子豆浆烤饼啥的,记忆中饭店的烤饼还是蛮好吃的。二两粮票八分钱。后来不知何因,饭店黄了。房子成了街道居民委员会的办公室。

奶奶进了屋,屋里坐着七八位五十岁上下的中年妇女,比老太太年轻,比半老徐娘还老。有熟悉的人站了起来,哟!这不万大娘吗?听说你去闺女那了,啥前儿回来的?

奶奶看着大家,说,年前回来的。又一妇女说,这老太太还这么硬实。齐齐哈尔那边冷吧?

冷,冷,比咱这儿冷多了。奶奶看南墙开道门,里面还有一个屋,便问,杨主任在不?

一妇女冲里屋喊,杨主任,老万太太找你!

奶奶朝里屋走去,这时门开了,杨主任迎了出来。杨主任个头不高,绰号杨小个子。长得肥不伦敦的,在副食品短缺的那个年代,能胖成这样也算是奇葩了,这要是放在当下,不得胖成大号嘎斯罐呀!

哎哟,我当是谁呢!这不万大娘吗,那阵风把您吹回来啦!杨主任一乐满脸的肉都直颤,她亲热的拉着奶奶的手说,有事屋里说。一转身后臀的两块肉肥嘟嘟的泾渭分明。

里屋有一张桌子,桌子前后各有一把椅子。杨主任把奶奶让到桌前椅子上,自己坐下后说,大娘,找我有事吧!

唉,有事,找你给作主来啦!奶奶说到这儿,杨主任接了一句,是后院的事吧?

你知道?奶奶疑惑的问。

听说过,老阎家把你房后的地占了,盖了房子。哎,我听说,这事你儿子同意了!

听杨主任的口气,奶奶意识到老阎家做了工作,走在了前边,杨主任的屁股可能坐在那边了。奶奶一字一顿的说,我儿子同意不代表我同意呀!

大娘,话不能这么说,你不在家,你儿子就是一家之主……

错!奶奶果断打断杨主任的话,说,我在不在家,一家之主都是我,户口簿上的户主就是我万杨氏。

杨主任冷笑道,大娘,咱不纠缠这个问题了,说说你有啥想法吧?

想法就一个,老阎家把后院倒出来。奶奶说。

杨主任咧下嘴,表示很为难,说,咋倒啊?倒就得拆房子,拆了房子你让人家上哪儿住去?

上哪儿住我不管,我只要求把后院还给我。

万大娘,咱不能不讲理呀?

我怎么不讲理了?奶奶问。

你让人家拆房子就不在理呗!

那他在我后院盖房子就在理了?要说不在理也是他家先不在理的。行他满山放火,不许俺百姓点灯?

杨主任眉头一皱,说,后院那块地也不能说是你家的。

奶奶紧问一句,那是你家的?

杨主任苦笑道,大娘真会开玩笑。不是我家的,也不是你家的,是国家的。

杨主任我发现跟你谈话挺累呀!奶奶挖了一个坑。

怎么挺累了?杨主任不解的笑问。

净说废话呗!谁不知道地皮是国家的。都像老阎家这么盖,那不乱套了,还有王法没?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是?奶奶说完站了起来,说,杨主任这事你能解决不,你解决不了,我找公社去。说罢,奶奶向门口走去。

杨主任起身拉了奶奶一把,我没说不解决呀,改天我找老阎家唠唠,听听他家啥意见,再给你们再调解调解。

那好,过些日子我再来。奶奶出门回家。

过了半个多月,奶奶来找杨主任,杨主任说,这些日子忙,这不开展批林整风运动的么,成天净开会了。抽空我去一趟。

哦!那好吧,我再等些日子。奶奶没再多说,其实她心里明镜似的,这杨小个子是在兜圈子,玩拖延战术。

那天晚上,杨主任真去老阎家了,把奶奶与她说的话和盘告诉了阎家,并表白自己怎么帮他们说的话。

阎老太太表示了感谢,并说就这么拖着。

杨小个子说,时间长了不行,老万太太说了,要去公社上访去。

公社谁管这事呀?阎老头子问。

应该王书记管。

他家在哪你知道不?阎老太太问。

好像在五马路那住,具体地点我帮你打听打听。杨小个子说。

周日那天下午,老阎家跟老久家借了带车子,几个人往带车子上装劈柴,装了满满一车,还塞了一摞引火用的桦树皮,用绳捆绑了一下。

奶奶看着后对我说,一会儿老阎家送劈柴,你跟在后面,别让人发现,听到没?

我“嗯”了一声。把平时不戴的帽子扣脑袋上了,祖孙俩心照不宣的乐了。

阎老二拉车,大丫头跟在后面,出了胡同奔东向南,到了惠工广场,转了半个转盘,再向东进入团结路,在五马路商店对面平房那停了下来。兄妹把劈柴卸在一家门前,一高个男人出来,说了几句感谢的话。

回到家,我把路上所见情况从头到尾叙述一遍。看奶奶若有所思,我没敢打扰她老人家。

又过了些日子,奶奶第三次找杨主任,杨主任笑着说,万大娘,我去了两次,你说点背不,全碰锁头了。

这事就不给杨主任添麻烦了,我去找公社。奶奶不轻不重地说。

杨主任有点尴尬,“哦”了一声,说,不好意思啊,这事没给您老办好。

这不怪你,这事确实不好办,让你为难了。奶奶话里有一股弦外之音,但杨小个子没听出来。

奶奶前脚刚走,杨主任拿起桌上的电话,给王书记拨了过去。

奶奶来到位于惠工药房南的团结路公社。

收发室一老头拦住了奶奶,问你找谁?

奶奶说,我找王书记。

哦,王书记正在开会,不能接待你。

那好,我在这等着!奶奶在收发室门外站着。站了半多小时,奶奶有点累,就眯着眼睛倚着墙靠着。

这时一高个姑娘推车进来,看见奶奶,万大娘您老干啥来了?

奶奶睁开眼睛,哟,**呀!奶奶走到姑娘身边,说,我来找王书记,为后院的事。奶奶指着收发室那人,他说王书记在开会。

姑娘笑了笑说,大娘,走,跟我上楼吧!

团结路公社这幢三层红楼建于上世纪50年代,属于旱楼。所谓旱楼就是非两水两气。三角地是沈阳最大的棚户区,周围有上万户居民,常住人口近十万。即使到了70年代,这里未通煤气,没有供热锅炉房,自来水勉强上到二楼,三楼得半夜接水,水压不够。

奶奶跟着姑娘上到三楼,姑娘指着一间办公室说,王书记就在那屋。

 

奶奶谢过人家,朝那间屋子走去。

【编者按】盖房子的事情一波三折,奶奶、杨主任等人物形象鲜活,令人难忘。【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狗剩的幸福生活(十八)关机
下一篇:三角地往事69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注微信
“沈阳市作家协会”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沈阳智慧文艺在线”
扫一扫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10815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