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三角地往事69
日期:2018-12-0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山语峪来
点击:235

姑姑来信说,奶奶下个月回来,这真是令人喜出望外的好消息。

屈指一算,一晃奶奶走了八个多月了,其间家里发生了许多事,但最屈辱的是后院被老阎家占了。

奶奶回来能把后院要回来吗?阎家盖了房子,老二已经结婚住里面了,让阎家把房子扒了,腾出后院,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盼星星盼月亮,只盼深山出太阳。奶奶就是我们家的太阳。盼着日历一天天快点撕去,盼着奶奶早一天回家。

一封电报如约而至,腊月二十三,小年那天,奶奶踏上了回沈的列车。

次日,我和哥哥陪父亲来到沈阳站,买了站台票,接奶奶回家。

列车在凛冽寒风中缓缓驶入沈阳站。车厢门打开,待旅客下车后,我们凭站台票上车接奶奶。

奶奶正在卧铺搬行李,我和哥哥跑过去,把行李包拿过来。

抬头看了一眼奶奶,舟车劳顿,一夜颠簸,72岁的奶奶依然精神矍铄,她戴了一顶黑色绒面的棉帽,黑色的大襟袄罩,黑色的裤子,小腿处打着黑色的绷带,那双尖尖的三寸金莲棉鞋是暗红色的,鞋帮上口还镶了一圈黑绒边,显得特别漂亮。

我问奶奶,这双鞋新做的吧?

奶奶“嗯”了一声,说,你姑买的布料,非让我做,说过年了穿新鞋踩小人。

我心里合计,姑姑说的对,奶奶走的这八个月,俺家真有点犯小人了,后院的事,母亲的事,没准都是小人作怪,奶奶那双小脚踩小人一踩一个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三寸金莲上,一脚下去不踩个断气,也得踩个半死。

奶奶和姥姥针线活都好,俩老太太绝对有一拼,真要比试,恐怕也难分伯仲。

干啥只要认真,就没有干不好的。奶奶拼的八分,厂子都爱收,不光洗得干净,而且针脚密实,耐用。蒋奶奶缝的就不行,大针线横竖连几针就完了。

糊弄别人就是糊弄自己。有一次两个老太太各挎一包裏,一起去厂里交八分布,奶奶那一摞,收货员点完数,没再检查。轮到蒋奶奶,收货员没点数,随意抽二块,说,你缝的这叫啥啊,大针小线的,这能用吗?拿回去重缝吧!一个免检,一个退货,认不认真,真不一样。

回到家,奶奶在后窗前伫立良久,看着后院新建的房子,半天才说,这是骑人脖梗上拉屎啊,太不像话了。

吃罢午饭,父亲去上班了。奶奶叫上我,来到东胡同,又实地看了看老阎家新盖的房子,她还步量了房子的宽度。

有邻居看见奶奶,寒暄几句后说,太熊人了,把你家后院占了。还有的说,你要在家,他们家就不敢。

奶奶听着,点着头,但并未说什么,我还纳闷儿,平时话似连珠的奶奶,今天怎么沉默寡言了?

吃罢晚饭,奶奶主持召开了家庭会议。奶奶说,后院被人家占了,是我去齐齐哈尔,家里出的最大的事,地方没了,咱想办法要回来。

奶奶说的很轻松,看来奶奶胸有成竹,我不禁暗自高兴。

奶奶看着父母说,这件事你俩当初就不该答应,挑门过日子不能让人家骑脖梗上拉屎。我们老万家不想欺负谁,但谁也不要想欺负俺们,谁欺负俺们,拼了老命也要和谁干到底,都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有什么好怕的?

奶奶这番话使我想起毛主席那条语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珍宝岛事件发生后,每一个中国人对伟大领袖的这条语录都倒背如流。

奶奶盘着腿坐在炕头上,她接着说,以后过日子,你俩可不能这样了,小事上可忍让,在大事上寸土不让。让人欺负到家了,还怎么立门户过日子,让一家欺负了,等于让百家欺负,软柿子谁都想捏。

奶奶这些话不仅说给父母听,也是说给我们孙辈听的。

奶奶最后说,这件事过完正月找老阎家唠唠,听听他家啥意思,再做打算吧!

得知老万太太回来了,老阎家一家老小也在商讨对策。

阎老大说,生米做成熟饭了,房子都盖了,她还能给扒了不成?我就不信了,她敢扒我就敢把她家房子扒了。这话符合阎老大性格,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

阎老爷子瞪了他一眼,骂道,滚犊子,说气话有什么用,老太太能扒房子吗?她扒得动吗?想一想她找到上面咋办,公社让俺扒咋弄,扒不扒,房子建在人家房后,我们不占理,这是关键,得在这上想辙,别整没用的。

阎老二说,我估摸万大娘能先和俺家商量,咱就说先借用几年,等我单位分房了再腾出来。

这倒是个办法,老太太能不能同意可就两说了,以老太太的性格,同意的可能性不大。阎老爷子和奶奶比邻而居二十年了,奶奶什么秉性他还是比较了解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老阎太太‘‘哼’’了一声,说腾出来也得晾着,他家拿啥盖?

腾不腾是俺的事,盖不盖人家的事。咱们研究的是怎么不腾,老二单位真给房子搬走了,咱有个后院不也挺好吗,谁还嫌地方大呀!

听了父亲的话,阎家大姑娘受到了鼓舞,说,那咱就不腾,看她能咋地,老万太太敢耍横的,我就跟她干!

你快拉倒吧!你哪是老太太对手,老太太过的桥比你走的路都多。她要真耍横,你们谁也别上前,离远点,别沾包,听见没?

见几个孩子点点头,阎老爷子接着说,未雨绸缪,有些事咱得想在前边,街道干部该打点得打点。

听说打点,两个儿媳妇都看了丈夫一眼,眼里的意思很明白,别装大尾巴狼!

阎家两儿媳反差挺大,大媳妇高而白,二媳妇矮而黑,俩媳妇用感冒药形容,那就是白加黑。大儿媳生了儿子后,从红杏出墙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毕竟老阎家长孙出自她的肚皮。二儿媳结婚大半年了,但肚子还是一马平川。

阎老爷子看得一目了然,说,那样吧,把这月劈柴奉献出来吧,打听一下,谁管事,给送家去。

阎老太太说,这事交给我,我去打听。

出了正月,奶奶只身一人造访老阎家。父母怕奶奶吃亏,想跟着,奶奶说,也不是打架,去那么多人干嘛?

无事不登三宝殿,奶奶孤身斗阎家。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中国式聊天那番客套话后,奶奶直接切入正题。

我这前脚刚走,你们后脚把房子盖了,动作可够快的,想占后院不是一天两天了吧!奶奶话里有话,言外之意是我在家时,你们怎么不说不提呢?

这个…阎老爷子在心里措着词,跟奶奶说话他得谨慎,不然被奶奶抓住话柄可坏菜了。奶奶没文化,但很会说话;奶奶很厉害,但她更讲理。

阎老爷子斟酌后说,后院的事,你去闺女家了,特意去你家说的,你儿子儿媳妇同意的,他俩不同意我们也不能盖。

这时,阎家老疙瘩说我去上厕所,推门出去了。

他俩同意不算数!奶奶斩钉截铁,毫不含糊。

哎,他万大娘,这么说就不对了,你不在家,你儿子儿媳说的还不算,让我们找谁去?

找我呀!奶奶说。

找你?你不去你闺女哪了么?阎老太太回了一句。

我没去的时候你们咋不说,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们惦记后院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被奶奶戳穿了秘密,俩口子互看了一眼,老头说,没有,说的像俺们蓄谋已久似的。

奶奶笑了笑说,家有千口,主事一人。这个家我说了算。

老太太也嘿嘿笑了,说,你在家你说了算,你不在家咋说了算?

这么大的事,我在不在家,都得我说的算。奶奶清楚,老阎家一定会在这件事上抓住不放,所以从一开始就不松口,不给对方任何机会。

没想到你们老万处事这么埋汰,秃噜反仗的。老头话没说完,大姑娘接了一句,拉屎往回抽。

奶奶眨了眨大姑娘,问阎老爷子,你们老阎家谁是一家之主?还是一家多主?奶奶这话有点骂人不带脏字味道。

老头陪着笑说,当然我是一家之主。

那好,那我就跟你谈,别人不要插嘴。奶奶又看了眼大丫头。

门一开,阎老大进来了,哎哟,万大娘来了?

啊!来啦!奶奶回了一句。说,后院这间房子你们得拆除,把后院给我腾出来。

拆房子?万大娘你想啥呢!房子拆了老二上哪住去,说的轻巧。阎老大抢在父亲之前说。在家老大,长兄为父,他很把自己当盘菜。

阎老爷子给他使个眼色,让他少说话,但他误会了,以为让他再整几句。

万大娘,盖房子前征求过你家意见,你们不能出尔反尔啊!

奶奶瞅着阎老大,半天没吱声,阎老大有点懵,说,万大娘,有啥话你说,老瞅我干哈呀?

老阎家事你做主了?奶奶问。

那那倒不是。阎老大看了眼父亲,说我爸做主。阎老爷子摆了摆手,不让他说话。

奶奶轻蔑地看着老大,说,你做不了主跟我废什么话!又对老头子说,房子什么时候拆,啥时候把地腾出来?

他万大娘,你看这样行不,等你们需要时,比如你大孙子结婚的时候……阎老爷抛出拖延计。

我现在就需要,你明天就拆吧!

拆拆,你这不熊人么!拆了也得晾着,你拿啥盖。老太太忍不住了。

你把地方腾出来好了,盖不盖你就不用操心了。奶奶一点没给阎老太太面子。

我要是不拆呢?阎老爷子亮出了底牌。

那咱就找个地方说理去,你不拆有人让你拆。

 

说罢,奶奶起身拂袖而去。走到门口又撂下一句狠话:我豁出这条老命跟你们干到底!

【编者按】奶奶和邻居因为盖房子引发的纠纷,令人看到世间百态,人生不易的无奈。【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三角地往事70
下一篇:三角地往事68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注微信
“沈阳市作家协会”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沈阳智慧文艺在线”
扫一扫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9386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