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三角地往事68
日期:2018-12-0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山语峪来
点击:227

说曹操曹操到,哥哥放学回来开门进了屋。

我一看情况不妙,想赶紧出去躲一会儿,别跟着吃瓜落,刚走到门口,母亲喊,你回来!我鸟巴俏地回来,坐在炕沿边。

老大,我问你个事。母亲说。

哥哥跟没事人似的,妈,啥事啊?您说。

你跟前院苹儿怎么回事?

苹儿?哥哥瞥了我一眼,我装作没看见。我和苹儿没啥事啊?哥哥没敢承认,想蒙混过去。

没啥事?没啥事咋有人检举你和苹儿好呢?母亲这么说等于把我出卖了。

哥哥又瞄了我一眼,目光比刚才还严厉,说,妈,谁检举我了,告诉我,我敢跟他当面对质,谁吃饱了撑的,传啥老婆舌。

这是给我话听呢!我佯装不知,捡不着便宜咱也别捡骂。我希望事情到此为止,母亲别激化兄弟俩矛盾,不然吃亏的肯定是我。然而事与愿违,母亲说,老二你说说咋回事?

母亲把事情挑明了,我想回避也回避不了了。我说,咋回事我不知道,反正听说哥跟苹儿挺好。

哥哥瞪起眼睛,就差举手了,没好气地质问,你听谁说的,瞎扯啥?啥叫挺好的?

听谁说的你别问了,问我也不说。我合计你问出龙叫来,我也不能把新洋递出去。

你别问谁说的了,有没有这事吧?母亲把跑偏的问话拉回正轨。谁说的不重要,重要是有没有,敢不敢承认。

我和苹儿是有些来往,主要是帮她辅导下作业啥的,不像你们想的那么复杂,啥事也没有。妈你放心吧!哥哥说的非常平静,不由你不信。

我们想复杂了?还啥事也没有,都抱人家了,还想有啥事,再有就出事了。我又一想,难道新洋看错了,撒谎了?新洋图什么呀?肯定哥哥在说谎。

真啥事没有?母亲又追问一句。妈,你咋不相信我呢?我多咱撒过谎,别人你可以不相信,我你还不相信啊!

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这不是变相说我的么?真想和哥哥掰扯几句,又一想惹不起躲得起吧,别惹火烧身了,你爱跟谁好跟谁好,爱抱谁抱谁吧,关我屁事。

你哥俩给我听好了,你俩还小,还没到谈恋爱搞对象的时候,少和女孩子来往,别打不着狐狸惹一身骚。听见没?

哥哥回答的很痛快,听见了!我没吱声,心想我咋还成陪绑的了,拿我垫什么背呀。

老二,你咋不回答?母亲问我。

我说,这事和我不挨着呀,我也没和女生谁好,只和新洋啊老久啊他们好,都是男生。

哪那么多废话!你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你也要引以为戒,别拿自己当没事人似的。

看母亲脸色又难看了,我赶紧说,好!引以为戒,引以为戒!

其实五年级时,我心里已有暗恋的女生,新洋也发现了我的秘密,咱俩心照不宣,都替对方保守着秘密,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才解密。

前两天还有同学问我,上学时有没有喜欢的女生,我直言不讳地告诉她,有!七年前那篇《同桌的你》就是写给她俩的。

到了青春期,混沌的情窦初开,不暗恋个男生,女生怎么怀春;男孩不喜欢个女孩,怎么才解风情。暗恋虽暗,但是思想上很光明,藏于内心一隅,不与任何人分享,在自己的情感世界里徜徉,不论感受折磨,还是遐想幸福,都是自己的青春履历,与对方无关,也不给对方伤害。暗恋是非常纯洁的情愫,我的心里曾经有你,谢谢你曾经伴随我度过那段烦恼,曾经带给我的美好。用句广告词,叫他(她)好我才好。但绝非汇仁肾宝。

半个多月前,哥哥放学直接去苹儿家,正好遇见新洋。新洋神秘地贴着耳朵说,你别去了,那谁在屋里呢?

谁谁谁在里面?哥哥急得嘴都不利索了。

新洋一只手半捂着嘴说,东胡同小波,小波在里面呢!

哥哥去敲门,苹儿打开门,见是哥哥忙撒谎说,你明天来吧,一会儿我擦下身子。

苹儿怕哥哥进屋看见小波产生误会,但弄巧成拙,被拒之门外,哥哥真就误会了,新洋说的没错,以为苹儿变心了,又有新欢了。

小波也是55年生人,属羊的,都念七年级但和哥哥不在一个学校,学习成绩也很一般。

不知他发现了哥哥和苹儿的秘密,还是苹儿太过撩人,反正他也喜欢上了苹儿。

他怕苹儿拒绝,没敢向苹儿表白,而是把自己的想法和母亲说了,让母亲和苹儿妈说说。

一个家庭家教怎么样,去看他的父亲;一个家庭家风怎么样,去看他的母亲。

17岁就知道搞对象,追女孩子,每个父母晓得了都会火冒三丈,大发雷霆,严加管教。但小波母亲却是另类,非但未训斥儿子,反而真找苹儿母亲去了,说,咱俩家尬亲家吧,我儿子看上你闺女了。

苹儿母亲也是场面人,能说会道,心里不乐意,也不会让你下不来台,说,你家小波长得英俊,个头也高,喜欢俺家小苹,咱可高攀了。

高攀啥?都邻居住着,孩子们也不小了,他俩真要成了,那也是缘分。小波母亲说。

苹儿母亲没有和苹儿说这事,她觉得丫头太小,刚过十五,处对象交朋友太早了。

晚上,孩子们睡着了,苹儿母亲跟丈夫说了。苹儿父亲说,前一阵儿,我看见老万家大小子来了。

噶哈来了?母亲问。

苹儿说取笔来了,我看不像。

他俩也不一个学校一个班,咋扯上瓜葛的,丫头肯定骗你呢?

不能在这儿地方住了,三角地这疙瘩风气不太好,咱考虑搬家吧!

往哪搬,有房子吗?母亲问。

明天上班我问问领导,看能不能调换一下。

最好换个地方,戏里说孟母三迁,咱没那条件,一迁也行啊!

次日,哥哥没有去找苹儿,苹儿以为哥哥生气了。俩人就这样误会了,

那天哥哥放学,刚下了天桥,小波带俩小兄弟截住了哥哥。

小波问,知道截你噶哈不?

哥哥晃晃头说,不知道!

有俩小兄弟壮胆,小波一步三晃地围着哥转了一圈,哥看了看自己穿的衣服,问,你瞅啥呀?

我瞅你咋地,你大姑娘还小媳妇啊,这么怕瞅呢?

哥哥不屑地哼了一声道,我不怕,我怕啥,你瞅不咋地?都两肩膀扛一个脑袋,谁怕谁呀?

老实巴交的哥哥遇事能让就让,能忍就忍,今天和小波说出这话,说明他对小波追苹儿的事已有耳闻,对夺走自己喜欢女孩的人,哪个男人不恨之入骨呢?没有普希金决斗的勇气,也有敢和你打架的勇气,否则还是男人么?恐怕连雄性动物都不如了。

哟嗬,跟我叫号呢?问你个事,你是不在追苹儿?

这事与你有关系吗?哥哥蔑视地瞄了小波一眼。

当然有关系了,我也在追苹儿。

你追就追呗,跟我说得着吗?哥哥说完抬腿要走,被俩小兄弟拦住。

小波扭了下脖子说,你识点相,我追你就别追了。

你追你的,我追我的,咱井水不犯河水,各追各的。哥哥心里可能已经放弃了,但小波欺人太甚,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你听不明白中国话呀?小波之所以出此下策,觉得自己跟哥哥比胜算不大,想吓唬吓唬让哥哥退出,但哥哥今天跟他较上劲了,也出乎他的意料。

哥哥往前走了两步,被小波挡住,小波恶狠狠地说,你答应我就放你走。

我要是不答应呢?哥哥怒气冲冲地盯着小波。

不答应,你今晚就别回家!小波蹦着高喊道,有点虚张声势自我壮胆的味道。

哥哥推开一个小兄弟,另一个小兄弟上来拉住哥哥胳膊,小波挥手给了哥哥一拳。

老实人被急眼了,是敢拿命跟你拼的,憋气、怒气,窝火、怒火,顷刻间汇聚成一股强大的反击力量。

他两拳把小波打倒在地上,一脚横扫一个小兄弟,那小子应声倒下,另一人站在那不敢上前了。

就在这时新洋二哥新龙和老久大哥根友赶到。根友了解了情况,把这场殴斗化解了。

一个月后,苹儿家搬走了。刚搬走那段时间,一有空苹儿就回来看望同学。后来听说她和小波相恋了,又是一场无言的结局。

谈到自己的感情,苹儿坦诚的说,你哥是我的初恋,那是一种什么感受,我不会形容,但非常好,一辈子都忘不了。

婚恋专家常讲,说人的一生只有一次真爱,遇到了就要珍惜,错过了遗憾终生。

 

可这个世界上,珍惜的少,错过的多。有人说,这都是缘。难道这是缘能解释的吗?!

【编者按】哥哥的初恋,轰轰烈烈却无疾而终,是遗憾也是美好的回忆。【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三角地往事69
下一篇:狗狗的幸福生活(十七)心怀忐忑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注微信
“沈阳市作家协会”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沈阳智慧文艺在线”
扫一扫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9369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