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美人”计
日期:2018-11-3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魏海龙
点击:256

张老三,在家排行第三,这是村里人对他的称呼,一来二去就没有人叫他的名字了。他的大号叫张报国,这是爹妈给起的,大概意思就是精忠报国,可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一个梦想,张报国压根没那么大本事,他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庄稼人。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做出了一件让全村人特别自豪骄傲的事情来,咋回事呢?原来他从城里带回来一个女人,说起这个女人可是长得很带劲,打扮时尚,活脱脱一个城里人。

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十里八村都很少见,因此张老三觉得脸上很有光,心里那叫一个美,似乎睡觉都能笑醒。

张老三今年有五十多岁,原本他有个美满的家庭,虽然说不上大富大贵的日子,但也是十分的宽绰。他和媳妇生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闺女和儿子都已经成家,他也难得落个自在逍遥。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意外还是发生了,张老三的媳妇得病死了,这可给张老三不小的打击。中年丧妻是人生的一件悲事。咋就让他给摊上了呢?

张老三长年累月在外打工,一般是正月出门,年底才回来。家里的大事小情就撇给媳妇一个人了,说起这个媳妇可是不简单,能过日子抓挠钱,还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这个家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

张老三的媳妇叫陈小娥,娘家是陈家沟的,陈家沟和张家甸子不过十里多地。他俩当初就是经人介绍的。张家甸子是一个大庄,而陈家沟是个小山沟。

当初之所以看上张老三,就是看着他老实厚道,踏实本分,最重要的是有一个好体格,长的是膀大腰圆身材魁梧。

还真别说,张老三就是凭借着一身的力气愣是把日子过的很红火,他干的是建筑支盒子,哪年都捞上几万,这在农村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了。这自然让很多人羡慕。

出门在外的日子属实的不太好熬,尤其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可这个张老三甭提有多痛苦了,看着其他人都去外面花钱找乐子,说实在的他也非常羡慕眼气,但只要一想到在家里含辛茹苦的媳妇就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决不能做出对不起这个女人的事。这就是张老三的真实想法。

很快他就像一个猎物被躲在暗处的猎手盯上了,这个猎手就是伙房里的大厨,说起这个大厨叫做王大嘴,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她长了一个大嘴,这个嘴是出了奇的大,俗话说的好,嘴大是有福之人。可这个王大嘴并没有发福,而是很苗条,身高有一米七左右,这个王大嘴别看平时干的是粗活,但也很注重仪表,她喜欢描眉画眼,留了一头披肩的长发,走起路来就像一阵风。

王大嘴最拿手的就是蒸了一锅的好馒头,那个馒头蒸的那叫一个高,白,圆,有弹性,就像超市里买的面包一样。最重要的是她蒸出来的馒头用嘴能咂巴出甜味来。

每个人都有绝活,对于王大嘴来说蒸馒头就是绝活,这几乎无人能比。就是冲这个,包工头赵百万才一直看重她。所以伙房都是这个女人说的算。除了王大嘴以外还有一个帮手,这个人叫帮厨。传说这个王大嘴很隔路,从来都自个睡,这是赵百万特批的。

张老三是咋被王大嘴盯上的,任谁都无法说清,还真应了那句,王八瞅绿豆对眼镜,张老三起初是并不知道的。

此时的张老三在王大嘴的眼里心里都有,就像袭人眼里的贾宝玉。

于是王大嘴就偷偷地下手了,她想方设法地给张老三开小灶。起初张老三没有当回事,可是一来二去他也闻到了特殊的气味,尤其在和王大嘴四目对接的一刹那他总能从这个女人的眼里看到很特别的意味来,他心里很慌张又很渴望。总之就连他自己都无法说清。

后来张老三心里想,出门在外就是靠朋友,在这个陌生繁华的大城市里遇到一个这么个红颜知己也是他的福气,总比那些背地里算计他的小人要强多了。

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张老三没想那么多。

最重要的是家里还有一个贤惠的媳妇在等着他呢,他哪能有非分之想呢?他可不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那种人。他最恨的就是这种喜新厌旧朝三暮四的人。

从别人的嘴里得知王大嘴是一个单身,仅此而已,其他不详。

说来也奇怪,王大嘴似乎永远保持那个不远不近的距离,让人捉摸不透。

这样也好,毕竟人言可畏,让人说三道四不好,莫不如保持这种距离更好,这也是他的想法。

张老三打工的地方是换来换去的,要是赶上一个好活兴许能连着干几年也未可知,要是运气不好的话几个月就换地方,有的甚至一分工钱都拿不着,他这叫一个气。

俗话说的好,胳膊是根本拗不过大腿的,他是懂得这个道理的。与其在这上面瞎耽误工夫,倒不如赶紧找下家实惠呢。

说起现在干活的地方是很不错的,他已经连着干了三年了,这是少有的,他也觉得自个很幸运,咋让他碰上这样的狗屎运呢。看着别人换来换去的他倒是很满足。

在这三年里,他是和王大嘴朝夕相处的,每次到伙房的时候都能看见这个女人。

日久生情说的就是他们这样的,或许是接触的时间长了,他们似乎有了微妙的变化。

总之张老三不敢去看王大嘴的眼睛,而王大嘴也不触碰张老三的那双大手。

这是咋的了呢?莫非……张老三不敢继续想下去了,他决不能做出啥出格的事来。这是告诫自个的。

就在张老三感到左右为难的节骨眼上,媳妇陈小娥突然得了急症走了,这让张老三陷入了极大的悲痛当中,整个人差点垮下去,张老三就像行将就木一般。两只眼窝深深地陷了进去,人也瘦了几圈,村里人都如是说。

虽然遭遇到这个巨大的不幸,但生活还要继续下去,于是张老三安排媳妇的后事之后又回到了城里的工地上去了。

这个时候的王大嘴更加的温柔妩媚了,可以说使劲浑身解数,张老三也渐渐地从困境中走了出来。

按着村里人的观点,像他这样的老男人很难混到人的,也就是说他后半辈子就自个熬吧。

张老三领着这个女人出现在村子里的时候,几乎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这会是真的么?他一个老男人,还是死了媳妇,究竟有何魅力能最终抱得美人归呢?

王大嘴来的时候显得很害羞,不言不语的,看起来很内向。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长的很带劲,一头飘逸的卷发,而且还是红色的,似火,似玫瑰,似红酒。

身材很苗条,目测也就是百十斤的样子,穿了一双恨天高的高跟鞋,走起路来扭来扭去的。

五十多岁的张老三带回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城里女人,这简直是一条爆炸新闻。

还不到一年的光景,张老三就梅开二度枯木逢春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很快两个人就打得火热,据说住在了一起,当然这是背人的。每次出门都成双成对的,王大嘴还挎着张老三的胳膊,显得十分的恩爱。

遇见村里的人,张老三就介绍说是他的未过门的媳妇。一来二去村里人也就习以为常了。

就这样过了上一年的时间,两个人开始谈婚论嫁起来。

村里人向他俩投去了羡慕嫉妒恨的眼光,张老三摊上这样的好事羡慕的有,嫉妒的也有,恨的就更不用说了。

这天,从张老三的家里传出了十分激烈的争吵声,原来是他俩闹意见了,村里人都是这样的,每家每户打架都会去劝架,正所谓劝和不劝离。所有这些人都是带着一番好心去的。

很快他的家里就聚集了很多人,有左邻右舍的,还有村里的干部。可是当他们走进屋里的时候全都震惊了,炕上的王大嘴不见了,怎么成了另一个人,这个人似曾相识,又想不起来是谁,后来大家仔细瞧了瞧,这个人不是王大嘴么?明明是一个女人咋跟变戏法似的成了一个大老爷们。正在大家感到很纳闷的节骨眼上。

你这人咋说话不算话呢?说好的钱呢,咋不给我?我算白跟你好了一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正是王大嘴发出来的。

我不刚给你的么?你要多少是多,我可养不起你。张老三掰扯道。

我是不是你的女人,你说。王大嘴用手指着张老三的鼻子问道。

你也算是女人,你骗了我多久不知道么?要不是我今天识破了你的计谋,我还不知道要遭多大的秧呢。你们大家伙给我评这个理。张老三委屈地说道。

这下大伙才明白。感情王大嘴是个大老爷们,这也太出乎意料了。

这叫愿者上钩,我又没强迫你。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损失费。王大嘴头头是道地说道。

当初还不是你使了一个“美人计”,否则我……还没等张老三说完就被打断了。

停停,听我说几句,我是村里的主任,这事我也算是听明白了,你俩都有错误,听我慢慢说。村主任李大白话插话道,李大白话之所以叫这个外号,就是因为他天生一副好口才,侃侃而谈,能说会道的。其实他心里不知道有多好笑呢,还真是林子大啥鸟都有,这可是一件花花事。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很好笑,就差笑出声了,但是又不敢表现出来一丝一毫。

要我说,你俩都有错,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个事我看这样解决,王大姐,不,应该叫王大哥,你还是回去吧,我保证张老三既往不咎,而且以后你再也不要做这种事了,好好做人,张老三从此和你一刀两断,就当不认识。李大白话说道。

那可不行,我的青春损失费呢?咋算,谁赔?王大嘴继续叫嚣道。

这事就到此为止,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了,交公处理,你这是犯法的行为,不用我细说了吧。村主任李大白话放下狠话。

这样一来,王大嘴无可奈何。

哼了一声收拾一下就逃之夭夭了,撒了一地的都是女人的物件。这回大家可算是彻底开了眼。

这场风波就这样结束了。张老三也觉得很丢脸,尤其在村里人面前更是抬不起头来。村里人每次见到他的时候跟没发生那个事似的。一来二去张老三就杨邦起来了。

还真别说,张老三果然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年底打工回来的时候又从城里领回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仍然很带劲,身材苗条,也是一头飘逸的卷发,红色的,如火,如玫瑰,如红酒。

【编者按】这是一篇取材于生活的乡土小说,小说的主人公张报国,外号张老三,在外打工时候发生的一个离奇的故事。告诉人们一个道理,正义是能战胜邪恶的,一切丑恶的东西都会灰飞烟灭。社会需要的是正能量,一切幻想都是徒劳的,只有真实的生活才是最踏实的。感谢作者赐稿,大山欢迎你。【大山社团编辑:无名】
上一篇:狗剩的幸福生活(十二)第一场雪
下一篇:三角地往事65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注微信
“沈阳市作家协会”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沈阳智慧文艺在线”
扫一扫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9376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