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浅谈小说的“渲染”
日期:2018-11-3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昆仑
点击:242

今天讲课讲什么呢?

说一下写小说出现的一些明显问题而造成的小说没有可读性或者力度差的原因:

 

一、小说看起来像故事会当中读到的故事;

二、小说内容干煸,

三、小说没有趣味性;

四,小说真小,就是叶老说的核太小、

五、小说没有延展性和立意不高。

 

其实以上五个方面前四个的原因是基本一样的。什么原因呢?就是二个字“渲染”,如同我们写散文,要大段的写景,写诗歌,要加入物象,那么小说也同样需要。

那么怎样渲染呢?

首先,写完一篇小说,要回头看,看一下自己写的小说的主人公是哪一类人,那么这一类人有什么特点呢?我的描写,有没有刻画出这类人的特点。比如你写一个暴发户,就不能简单的说他很有钱。

怎么样去写呢?

应该插入外面,语言,动作。比如外貌你可以写他穿了一件花花公子的外套,那么你怎么知道的呢人家的标签在大脖子后面,你总不能去说,我看看你穿的是不是花花公子的牌子,对吧?

大家可以互动一下,猜猜看

 

小说辅导员:

把牌子翻到外边?

写上几个大字,花花公子?

 

昆仑 :

好了,还是我说。他为了低调的显示,把袖口的标价没有剪,还故意干什么事情都如同领袖一般挥手之间。

 

下面谁发一篇小说,我做反面教材

山西唐风:

 

红 烛

山西唐风/文

夜,四川唐门,肃穆静谧,厅外弟子玄衣而立,厅内八大弟子肃立两旁,一青衣少妇跪依在榻前,病榻上唐门门主唐礼银发如雪,气若游丝!

“阿娇,你我夫妻,一往情深、男忠女贞,有人密报,说你与弟子有染,甚至怀疑你肚子里的孩子。”一只蜘蛛从梁上垂下来,唐礼望了一眼,蜘蛛立刻一顿,八条腿散开。

空气也仿佛一下子凝固了,厅里静的可怕。一丝风吹过来,女人的青衣微微抖动,蜘蛛在空中飘荡。

唐礼的声音响起:“我岂能相信那些谗言,告密者已被处死,我走后,你就是本门门主,供桌上供奉的那支红烛是本门圣物,你要发誓,圣物在世,哪怕碎为齑粉,你都要永远忠于我,忠于唐门!”

红衣女人深深的磕下头去:“圣物在永远忠于门主,忠于唐门!”

“我之后事,交逸尘道长操持!”

唐礼轻轻缓缓出一口气。

他没有听到弟子们躬身施礼回答的“喏!”

门主仙逝。灵堂,白布素灯。

“新门主有令,今夜独守灵堂,擅入者,死!”

寂寂暗夜,烛光摇曳,红烛淌泪,点点消失。

晨,老友武当逸尘道长星夜赶来,惊讶发现,一男一女衣物散乱,七窍流血,死在灵前,红烛燃尽,老门主遗容诡异。

众弟子惊呼:门主显灵毒杀逆徒叛妇。

武当道长摇头:去岁老门主的公子被人暗害追杀后,自感罪孽深重,祸及子孙,随自废毒功,永不杀人!

 

昆仑 :

这篇当正面教材。

一只蜘蛛从梁上垂下来,唐礼望了一眼,蜘蛛立刻一顿,八条腿散开。

比如唐风老师的作品,在这里加的这一句,就是为了气氛的渲染,点明了掌门人的威慑力和少妇的恐惧,也是为引出下文的铺垫。

他没有听到弟子们躬身施礼回答的“喏!

再比如这一句,更是对当时气氛的渲染。

晨,老友武当逸尘道长星夜赶来,惊讶发现,一男一女衣物散乱,七窍流血,死在灵前,红烛燃尽,老门主遗容诡异。其实这一切都是红烛的功劳,这就是渲染,作者悄无声息的插入了这样一个物体。这就是为什么唐风老师的作品好的原因。所以要注重渲染。

下面举一个例子:

那个谁去探春的房间里,只见房间里除了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挂着一幅颜真卿的字。

那么,大家想想,为什么要挂这副字,而且是颜真卿的真迹,她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富家失宠小姐,怎么得来呢?哪只有一个解释是贾琏送的。贾琏有权有势,爱好诗文墨宝,而他的这个看似不被重视的女儿也继承了他的特点。所以,探春不被人欺负,就是那个谁从这副字里看出的苗头,而且这个也是正确的。这就是渲染,你要是直接说贾琏还是爱这个失宠的女儿,是不可能的。贾琏几乎没有怎么去问过这个女儿的事情,也没时间去问,那么大的家业,哪里有时间?

所以说一物一语一奥妙,为了含蓄的表现人物,或者为了增加事情的复杂和微妙,要适当的加入渲染。至于怎么加,那只能是具体问题具体对待了。

比如本人的长篇章回体小说,我有一段是这样写的:

“兴化军仙游县知县何在?”马上一名军官问道。

知县正要答话,军官从飞动的角旗边看到了穿着紫袍的左相。忙问:“敢问大人官秩?”

一旁县丞应声道:“参知政事,兴化军知军知兴化县事陈君贲陈大人在此!”左相摆摆手止住县丞的答话,高声道:“请上复陆大人,陈文龙率治下兴化县,仙游县府衙及乡绅百姓在此迎候陆大人。” 马上军官闻言抱拳一辑,道:“请大人恕卑职铠甲在身,不便下马见礼。大人稍候,卑职这就上复陆大人。”言毕,拨马飞驰而去。大家可以凑合这读读,我写的不好。

“兴化军仙游县知县何在?”马上一名军官问道。比如这一句,为什么这样写,有了反问,而不是直接的他说呢?就是为了表现当兵的兵味及兵以当陆秀夫的兵自豪的姿态。

一旁县丞应声道:“参知政事,兴化军知军知兴化县事陈君贲陈大人在此!”左相摆摆手止住县丞的答话。这里为什么这样写呢?因为参知政事官居三品,是副宰相,怎么可能随便回答一个兵的回话,另外也显示了县丞的机灵和世故。

马上军官闻言抱拳一辑,道:“请大人恕卑职铠甲在身,不便下马见礼。大人稍候,卑职这就上复陆大人。”言毕,拨马飞驰而去

这里呢?当兵的为什么不下马,这说明一个问题,军队的威严和所属不同,不会轻易下马行礼,同时也是为他们的统帅陆秀夫做铺垫,显示了陆秀夫治军严格。

马上一人踩着军官的背,下得马来。这里为什么这样写?因为这是符合宋代国情的,宋代是文人治军,将军权利并不大,另外陆秀夫是文人,他初掌军权,根本没怎么打过仗,身体和动作不可能像将军一样,同时,也是现实陆秀夫的威严,也是古代的一种真实。

好了,本人的文就说到这里,我想说的是,每一个人物,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要事出有因,这样文章才丰满,有嚼头。

 

下面先说飘雪老师的文章

我的第一篇处女作小说,题记:

手机(微型小说) /飘雪

手机QQ又开始响了,第二次了。她知道他那边已经等的很着急了。

他是急性子。很爱她的,一直宠着她,有时也会轻轻地感叹:看吧,我都把你给宠坏了,整天没大没小,没心没肺的。他们几乎几天都要吵上一架,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可能是缘于一份不安全感,吃的醋太多的缘故,她就挂QQ,他就一直打,而最后的结果就是,他被气的七窍冒烟,气生傍死,她反而笑眯眯送上来一个红嘴嘴,虽然是有些不情愿的接住了红唇唇,但是刚强的心也融化成了水。

这次的起因是,他在她面前得意洋洋的宣扬自己的战果,一个大牌女版主偷偷把他的文章转发了好几个群。他感到受宠若惊了,恣意渲染,她撇撇嘴,一股揶揄的味道:有美女给你转发了,就不需要老婆了,以后的事情让她们做吧,我就不做了。他反口相讥:你这样说,我就挂手机了哈。我一没钱,又没才,又没本事,穷酸潦倒一个,你哪里会看上我?

她突然就难受了,她从来都没有嫌弃过他,他们也一直很努力,希望有一个好的未来,这样说让她很心痛,很心痛。

她爱他,很爱,为了爱,她摒弃了所有的暧昧,一心为他。但是她比他大十岁,又是有夫之妇,而他又是孤单一人,她一直很愧疚,一心希望他好,走的更远,不想让他一个人一直孤着……

这次她又绝情地挂了电话,第二次又打来了,接?还是不接?

 

这篇文章前两段不错!

她反而笑眯眯送上来一个红嘴嘴,虽然是有些不情愿的接住了红唇唇,但是刚强的心也融化成了水。这里就不错,点明了两个人的感情很深。但是后面的表述是大段的自我感觉,缺少了语言和动作的渲染,读者只能说听了一个故事,没有感受到爱在哪里。

那么怎么样表达呢?

既然是大十岁,那么这个女人就应该表达出他的成熟感,和爱的浓烈以及两个都是文学爱好者的特点。

最后就不应该是接还是不接。而是写他关了机,趴在被窝里珠泪涟涟,哭够了,夜己经很深了,外面的大公已经叫了三遍了。这就表明了主人公的煎熬。不要自己说,让人物形象替你说。

那么怎么结尾呢?

天灰蒙蒙的时候,她给他发了一条消息,是一首诗,整理了一下衣服,昨夜把好好的衣服压得不像样了。她看了看天空,不知道,会不会晴呢?就这样结尾就好了,大家就会去想很多事情。道是无晴却有晴?

老师们说说,这样表达可以吗?

 

小说辅导员:

可以,不错不错!

 

昆仑 :第二篇

邂 逅

魏书霞/文

春光明媚,桃花盛开。桃林内赏花,人头攒动。

人面桃花相映红,游客兴正浓,拍照、留影。

春华有些神伤,她独自一人。

一颗盛开的桃树下,她背贴树干,仰头望花,若有沉思,胸前丝巾飘扬。

咔!咔!咔!……

春华被闪光灯闪得直生气。侧目望去,长相帅气,个子高挑的男人正冲她微笑走来。

“小姐,不好意思啊,那画面太美了,没经你同意就拍了你。”帅男一脸的真诚并带着歉意。

“没关系,谢谢你,我正愁没人拍照呢!”春华满面春风。

“今天,我陪你好吗?”帅男人标准的普话带着磁性。

春华眉目含情。

之后,春华与帅男人,穿梭在桃林中,串串笑声荡漾在林中。

幕色将近,春华一脸的幸福,挽着男人走出了桃林,坐上男人的车匆匆而去。

“帅气男人,他是?”

人们疑问重重。

 

书记员老师的作品是一篇诗化小说,接近绝句小说整体不错!

春光明媚,桃花盛开。桃林内赏花,人头攒动。但是这里的渲染就少了,而且,赏花二字多余,后面应该写,人头攒动,人人神采飞扬,笑靥如花荣,这样把景色描写的更重一点,才能对女主人翁的伤感产生对比,当然,我即兴词语不够。

春华有些神伤,她独自一人。这一句的表述就过于主观化了。春华有些神伤,她独自一人。那么它怎么神伤,可以写,明眸微肿,云鬓无光,独望桃林外,都是行人。是不是合河了韵律,也点明了她是独自一人,有神态表现,是不是会更生动一些呢?

“小姐,不好意思啊,那画面太美了,没经你同意就拍了你。”帅男一脸的真诚并带着歉意。可以这样:小姐,不好意思,画面太美,没经同意,就拍了你。”帅男真诚的脸上满是歉意。这样是不是精炼而且押韵呢?

 

好了,下面说说另外一位老师的文章。

 

声 望

吴硕累/文

杨武决定回村去看看,也让他爹好好自己。

他脖子上戴着一根小拇指粗的金链子,穿一件花衬衫,白裤子,开着一辆大奔疯狂地奔驰在回家的路上。

车上的低音炮震耳欲聋地吼着。他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跟随着音乐节奏敲打着方向盘。他时而放开方向盘,上半身在座椅上舞动两下,时而伴着音乐,吹几声口哨。副驾上的男友和后排座的几个女友也兴奋地在车里一边唱,一边手舞足蹈。

窗外,路旁的景物在迅束地往后移动。

经过几个小时的狂飙,大奔拐进一条乡道。这路不但险,而且急弯又多,甩得后排的女友们左右摇摆,连声尖叫。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除了这条新修的乡村水泥路,几乎都没怎么变。

看着这些山坡,还有夏日里疯长的庄稼,杨武嘴角扬了扬,“哼哼”地冷笑了几声。哼,我终于衣锦还乡了!当初,俺爹非要我考什么村官,回家乡建设。幸好我没听他的,否则我还在这山沟沟里脸朝黄土背朝天地苦熬。

他把低音炮开得更大了。听着女友们的尖叫声,他更觉刺激,弯道上,一脚油门,一个急刹车,一个漂移,别提有多带劲了。

突然,车子驶离路面,侧翻在路旁,轮子陷进深深的泥沟里。

车里的人个个面如土色,惊魂未定地爬了出来。

山坡上有一群人在劳动,看见有车翻了,连忙跑过来帮忙。可是,人们看看他那一身打扮,谁也不理,抱着手站在那里不动。

“喂,只要你们帮我们把车抬上去,每人给你们二百元钱!”坐副驾的男青年傲慢地说。可是,老乡们依然站着,谁也不理。

机灵的杨武见状,赶紧上前去散烟。“老乡,请帮帮忙!”但是,没有谁接他的烟。他赶快退到人群外给他爹打电话。

“爸,我的车子在村外两里地的地方侧翻了,你赶快找人来帮忙抬车吧。”

“哦,你不要紧吧,没伤着人吧?”

“没,只是车陷在泥沟里了。”

“那就好。附近有老乡干活吧?你请他们帮帮忙就行了啊。”

“有啊,可他们不认识我,不帮啊!”

“那这样,你就告诉他们,你是我杨忠诚的儿子。”

“嗯嗯,我试试。”杨武疑惑地说。

放下电话,他赶快陪着笑脸对老乡们说:“各位老乡,请帮帮忙,我就是前面村子里的,今天回来看看我爹。 ”

“你爹?你爹是谁?”一个年长的老乡满脸狐疑地问。眼睛不停地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

“我爹是杨忠诚。我出去十多年了,一直没回来。我也不大记得您了,您是……”

“哦,你是杨忠诚老支书的儿子啊!老支书可是大好人啊,这些年他虽然退休了,可仍然为村里做了许多好事哟!”那个年长的老乡说道。

大伙一听,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卷起裤腿,跳下泥沟把车抬了起来。

2018.06.15凌晨

(1013字)

 

首先给这篇小说一个定义,当然我还没看内容,从字数讲属于小小说。

他脖子上戴着一根小拇指粗的金链子,穿一件花衬衫,白裤子,开着一辆大奔疯狂地奔驰在回家的路上。

我没看下文,但是从作者的目前表述,我个人认为少了一点。他戴着一根小拇指粗的金链子,穿一件花衬衫,没扣扣子,衣襟下摆打一个结,白裤子,开着大奔在回家的路上,嘴里嘀咕一声,“靠,怎么一百二十码了!”

老师可以看看,我改的怎么样,不要保留意见。这样是不是,省略掉了一些字,更精炼一点呢?

一般情况下,相连肯定在脖子上,所以就没必要在写脖子。 所以,你不要说奔驰,用马力表能更好一些,我个人觉得。

 

小龙女:

抗议!土路,怎么可能120码?

玄乎了!

 

昆仑:

除了这条新修的乡村水泥路,大家看看这一句,作者已经点明了,小龙女,你没看清楚吧?抗议无效。另外有一点,你们根本没注意到,这证明,你的生活不细致,那车是刚刚出发不久,还在城市里,证明可能不会有一百二十码,当然我即兴的前面少了几个字,被你抠字眼了,看官,仔细品品,我说的有道理ma?

大伙一听,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卷起裤腿,跳下泥沟把车抬了起来。这里的表述有点问题。应该增加一点,小伙子的先倨后恭,不可能那么快得到大家的理解,应该再增加几句,其他老乡的话语。我只给你写最后一句

于是老乡们向车围去……比老师的:把车抬了起来。更有遐想的空间。

 

好了,今天的课到此结束。

这就是怎样让文章饱满的手法,就两个字“渲染”。敬请老师们,掌握一点,文章如看山,不喜欢平。小说,无论什么小说,始终记得增加渲染,一物一花皆是语,再求旋外有余音。

记录员:

昆仑老师辛苦了!更希望老师能把吴老师的小小说改为闪小说,以便更有利于我们现场理解。

昆仑:

这样吧,我抽时间改,今天有点晚了,就不影响老师们的其他事情了

其实,我今天的第五点,没有讲,等我给老师改了,以这篇为教材,继续讲。这就是老师的这篇文章虽然很不错,但是没有延伸,缺少大情,大爱。如今的官方比赛和大多数老百姓还是期望人间欢乐多的。文章合为时而著。

【编者按】问好作者,推荐阅读。【大山社团编辑:昆仑】
上一篇:[诗人评诗]军旅作家东来诗歌赏析
下一篇:榜样的力量 -----《榜样3》观后有感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注微信
“沈阳市作家协会”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沈阳智慧文艺在线”
扫一扫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10814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