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三角地往事65
日期:2018-11-3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山语裕来
点击:249

在区教育局领导的过问下,离开三尺讲台两年多的李荣华老师回到了教学第一线,回到了孩子们中间。

那天,校长找她谈话,说,两年多来,你改造的不错,劳动表现积极,师生们反映也很好。根据你的表现,校务会研究决定,结束劳动改造,恢复你教师职务,你有什么意见?

李老师连忙站起来,感谢组织上对我的信任,让我重执教鞭。我一定不辜负领导的希望,把班级管理好,把学生培养成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

校长摆了摆手,示意李老师坐下,李老师依然站在那儿。你看你是回三班,还是换个班级?校长问。

李老师斩钉截铁地说,我还回三班,我教了孩子们三年,我爱这些孩子们,还有半年他们就上中学了,让我和孩子们一起度过小学最后一段时光吧!

李老师心情激动,眼睛有点湿润了。那好,学校尊重你的意见,明天起你就正式上课吧!校长把三班钥匙递给李老师。李老师感到她接的不是钥匙,而是一种责任,一种使命。

下班了,天色暗了下来。李老师没有走,她打开教室门,轻轻走进教室,她拉了下开关,教室里顿时灯火辉煌。

她站在前边,望着空无一人的座位,凭着记忆在想谁坐在哪里,她挨个书桌走了一遍,边走边自言自语,这座是扎羊角辫的佟秀娟,那边是擅长跑的刘玉栋,前边是刘萍,她和王军富一座,后边是个头高的程敏,这趟有算术好的张迎春,还有蔫淘的贾维国,那趟有王荣华、李振江……两年没和同学在一起了,李老师依然记得他们的名字,可见她对孩子们的感情有多深!

李老师回到前边,再向下看,眼前仿佛看到一张张孩子们的笑脸,他(她)咧着嘴在冲她笑……

忽然,眼前闪回两个面目狰狞的半大小子影像,李老师心里不由一怔,身体也哆嗦了一下。

那是两年前的一天,马上毕业的二班吴仁兴和甄盛扣两人早上咸菜吃多了,下了第一节课拿着小搪瓷缸去晾水桶接水。

那前儿条件差,不像现在有各种功率和容积的电热水器,就连后来普遍的用煤加热的镀锌板热水器也没有,而是一壶一壶烧水,烧开了再倒进晾水桶,供同学们饮用。

李老师打扫完厕所,每天还负责烧水送水工作。

吴仁兴和甄盛扣去接水,小水龙头一滴水也没流出来,揭开桶盖一看,桶是空的。二人转身去找李老师。

吴仁兴来到伙房,二话不说上去把蹲在地上烧水的李老师拽了起来,嘴不啷叽地骂道,地主婆,一节课都上完了,水还没烧开,你想渴死革命小将啊?

李老师抱歉地解释说,这煤有点不好烧,上不来火。快了,马上就开了。臭***分子,你还敢狡辩!甄盛扣挥手扇了李老师一个耳光子,李老师一个趔趄险些摔倒。这时炉子上的壶烧开了,水沸腾了,呼呼冒着热气。李老师拎起壶,说,我给你们灌水去。这水能喝么,你想烫死我们啊?你这是谋害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吴仁兴抬起腿踹了李老师一脚。

毫无防备的李老师身子一歪撞倒了炉筒子,那壶刚开的热水洒了一鞋,脚面烫起了好几个大水泡。

在家休了三天病假,李老师一瘸一拐来上班,她找到校长,想让校长教育教育那两个学生。校长说,学生没水喝,你这是失职,先自己反省吧!

那是黑白颠倒是非混淆的年代,一个戴上‘‘***分子’’帽子的人上哪说理去,谁能谁敢为她主持公道啊!

今天是重新执教三班的第一天,也是李老师历经磨难再次走上教师岗位的第一天,她早早来到了学校。打开教室门,把桌椅板凳擦了一遍,又把地打扫干净,喷洒些水免得起灰尘。

8点,三班同学在教室里坐好,大家还不知道李老师再次教他们。当李老师微笑着走进来时,好多同学都愣住了,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的,一脸茫然。

同学们,从今天起我是你们的班主任,一直到毕业…同学们一阵热烈的掌声打断了李老师的话。

李老师给大家鞠下躬,接着说,我希望在这半年的时间里,我们共同努力,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学好社会主义文化课,在政治上学习上双丰收,做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大家有没有信心?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喊:有!声音特别响亮。

我听说我们班学习成绩有所下降,这不怪同学们,还有一次期末考试,这次考试将为小学画上句号。我们要赶超其他班级,力争学年第一,大家有没有决心?

又是一个异口同声:有!

李老师接着说,学习不能三分钟热血,更不能一日曝十日寒,要有水滴石穿,持之以恒的精神,大家有没有恒心?

再一个异口同声:有!

有了这三心,我们就能克服并战胜一切困难,达到我们的目的。大家说对不对?

这一次同学们是握紧了拳头喊的,他们的情绪已经被李老师激发出来,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对学习差的学生,李老师坚持以鼓励为主,放学后单独给他们吃小灶,及时表扬他们每一点进步,使他们相信自己不比别人差。都说好孩子是表扬出来的,李老师深谙此道。

对爱贪玩的学生,李老师说,学有学样,玩有玩样,只要你们上课注意听讲,下了课老师和你们一起玩。李老师五十多岁人了,下课后与孩子们一起玩老鹰捉小鸡游戏,累得满头是汗,笑得跟孩子似的。

一阵清风吹来,涤荡了几年来的乌烟瘴气。重视教育,重视教学质量的显著标志是恢复了测验制度。

两次测验下来,三班和六班各获得一次第一名,而四班两次名落孙山,语文成绩是拖后腿的主要原因。

虽然那时强调政治挂帅,但学生以学为主,这样的成绩实在说不过去,会直接影响入党,刘老师有了危机感。

那天放学后,刘老师去找校长。看刘老师主动来了,校长心里一阵窃喜,指着桌子上的成绩单说,四班咋这么差呢,测验两次都打狼,这哪行啊!

刘老师忸怩上前一步,发嗲地说,这不来找你帮忙吗?你得替我想想办法呀?

刘老师抛个媚眼,校长骨头都酥了。有啥好办法,还是你教学水平不行。

校长!刘老师又靠近了一步。话不能这么说,您想想李老师王老师她俩可教了一辈子书了,老奸巨猾,哎,不对,老有经验了。我能跟她们比么,我多年轻啊!刘老师特意加重了年轻二字的语气。

你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但两次垫底有点说不过去。校长抚摸着刘老师伸过来的手说。

校长,我有个主意,你看这样行不,把我调到三班或六班去。

这合适么?马上毕业了换老师,怎么跟大家说?什么理由?校长松开刘老师的手,说,这件事真不好办,师出无名啊!

刘老师看了下门口,操场上空无一人,她上前亲了口校长,说,就说为提高四班学习成绩呗!

校长乐了,嗯,这个说法挺靠谱。他伸展双臂把眼前的女人拥进怀里……

后院传来脚步声,有个人影在窗前闪过,校长停止了动作跑了出去。来到后院,院墙和房子的过道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一星期后,区教育局来个调查组,先找刘老师调查取证,刘老师一股脑把责任甩给了校长,说校长以发展她入党为名勾引她玩弄她。有举报信,有当事人证词,校长行政上被撤销职务,党内留党查看,送回原单位改造。刘老师调离教学一线,去做后勤工作了。

举报者是教体育的卢老师。前一段时间,卢老师一直在追刘老师,俩人的恋情也半公开化了。为讨女人喜欢,卢老师又给刘老师买穿的,又领她下馆子的。投入不少,收获为零。

刘老师与校长勾搭后,冷落了卢老师,后又提出分手。卢老师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就一直在暗中观察。

 

那天看刘老师进了校长办公室,他就溜到后窗偷窥,不小心弄出了响动,他快跑几步,翻墙而越……

【编者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令人十分感慨。【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美人”计
下一篇:三角地往事63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注微信
“沈阳市作家协会”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沈阳智慧文艺在线”
扫一扫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9395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