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扬子文斋]转山转水科考历险记
日期:2018-11-1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扬子/陈浩
点击:523

为执行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和丝路环境专项科学考察研究,一群科研人员跋山涉水,历时35天,行程达8000公里,测量湖泊面积2000多平方公里,测线800多公里,获得了14个湖泊的水下地形与水化学数据、沉积物与水样样品。他们追求科学,探索自然,在地球第三极留下了一串串足迹。
 
转山转水科考历险记总目录
第一期 路在何方
(一)星夜兼程,风云赶路
(二)翻过冈底斯,陷车沼泽地
(三)甲谷乡救援,昂孜错宿营
第二期 湖上风云
(四)北上尼玛,乌云闪电
(五)浪漫天湖,笃定措勤
(六)夜路凶险,荒野迷途
(七)进入阿里,云淡风轻
(八)直扑东汝,饮酒江东
第三期 胜哉归途
(九)风浪阿果错,黄昏霍尔乡
(十)中秋节晚餐,新清晨大雪
(十一)留影打加错,但看拉孜月
(十二)回拉萨,返人间
 

 

第一期 路在何方
 
(一)星夜兼程,风云赶路
 
我们从拉萨出发,彼时拉萨河兵强马壮,宣泄着雨季的傲慢。318——这条源自上海的国道,迤逦千里,走曲水,到仁布。雅江暴涨,浩浩汤汤,国道塌方再塌方。天上流云,山上裸石,底下悬崖,滚滚洪浊水。绕道羊卓雍湖吧,浪卡子亥时的一碗面草草安慰饥饿的肠胃。一路狂赶,凌晨两点,我们闯进日喀则的睡梦。记下《赶路》:
 
去羊卓雍湖的盘山公路上,北京时间20:30日落西山。
看着暮色苍茫,听着粤语忧乐,摇摇晃晃,
在新生代的山地里,
辜负了都市一川霓虹,
忘却了文献论文的满篇逻辑,
唯有这半空的美丽晚霞不可辜负,
还有远方的你!
 
来不及多睡,三车汇合,到昂仁,宿桑桑,手续的繁琐,让我们搅乱了周末的大半个昂仁县衙。
 
 
(二)翻过冈底斯,陷车沼泽地
 
 
终于开拔。所谓的205省道,竟是一条沙石土路。一路坎坎坷坷,水泽无数,河溪横流。丰田车的剽悍,一脚油门就是十公里。过达若,转错迈,探路贡久布乡。南来北上,此处却是藏南藏北的缝合带。异常的雨季,让桑桑湿地镀上夕阳的金辉,也让冈底斯山北麓的草原湿透了衣裳。北边就是那曲地区的尼玛县,昂孜错静静地躺在它的版图上。
傍晚的草原显得十分辽阔,却水洼无数,泛着浅白色的冷光。天空云蒙,整个草原像浸没在汪洋大海。感觉轻轻一踩,就要塌陷。我们孤车在四周茫茫的水中原野,小心翼翼,土路已泥泞不堪。深陷的车辙让我们惶恐不安。东绕西折,远处的湖岸线却始终可望不可即。
 
天色已晚,是住是走?前行甲谷乡,只有十八公里。湖边的路隔着泥水,驻村干部如是说。在西山挂着最后一抹晚霞,风开始呼啸,车队转过几户人家组成的村子,踏入湿漉漉的山前草原,明明暗暗的路面,时有时无的犬吠。车子深一脚浅一脚,大车沉笨的身躯过每一段积水的泥坑,都揪紧了考察队的心。
 
夜色深沉,路越来越烂,积水覆盖了整个路面,也没住车轮。一辆车掉头接应大车,偏离了主路,陷入沼泽。一股腐臭的气味挤进车内,我们陷车了。不远处传来大车深陷水坑的消息。草原上人声杂乱起来。两边是高草和歪斜的铁丝篱笆。我们知道这是荒郊野外,正是月黑风高。而北边亮着几点微弱的灯光,甚是幽寒。
 
十一人分工挖车,捡石头,打千斤......头灯散乱,来回穿梭,土壤可以拧出水来。这是一大片古湖床上的大河滩,异常雨季已经给地面注满了水,石头被摸黑从泥土里一块块揭起、挖出,填到泥坑,怎么也填不硬;车轮下的软泥一锹锹挖开抛出,怎么也挖不完,灰白色的泥浆从轮底汩汩涌出。就连外面的草地也被我们踩成烂泥,这是沼泽地!
 
石头不行,木板截段铺垫不行;千斤不行,前后不行。拖不出,走不动。整个越野车下陷。直至整个底盘被地面死死地拖住。我们绝望了!已是午夜十分,不甘心的老师傅最后尝试,放弃!
 
所有人在寒风里,饥乏交困,身心疲惫。仅存的一辆小车冒险分批送人到乡上。还有两个大水坑,闯过去!尽管车底打滑,车子几乎停在水中。这一送,就是来回四趟。不幸是乡上寂静无人,政府大院也无人应。茶馆闭门,商民不纳。所幸是我有电信手机,信号坚挺。联系上派出所长,投宿客房。凌晨两点,人员聚齐,却没水没电,午饭那点泡面,竟成了肠胃里唯一的慰藉。干涸的房间,白灰的气味,咳嗽声一夜未停。
 
 
(三)甲谷乡救援,昂孜错宿营
 
 
昂孜错,我们要攻占的第一个大湖,竟以这种方式迎接我们。翌日天蓝日朗,修路的装载机来了。没走多远也陷了。大型挖掘机来了,它宽阔的履带终于征服沼泽,拖回装载机,又开进草滩深处,来回四趟。大卡车被拖行到高地,越野车被拽行出沼泽。此刻放眼望去,原来那乡近在咫尺,三公里。我们陷得好深。
昂孜错,水位涨过牧民的篱笆。我们测了一道又一道,竟浅浅得有些发绿。
昂孜错,兴奋的所长将漂亮的阿加姑娘推入湖边,夕阳下发出灿笑,仿佛沐浴在圣湖。
 
 
第二期 湖上风云
 
 
(四)北上尼玛,乌云闪电
 
 
北上尼玛,队伍少了一人。那晚,玛耳下湖狭长的河道型湖盆拉扯了太多的时光。孤舟奋战,孤车赶路,翻山越岭。又在昂孜错的东北山路上一头扎进淤泥坑。又是22:00多,又是饥寒交迫。这次,天空布满乌云,西边和北边的远山闪电一个接一个。每一道闪电都是直击天际。风也吹得正紧。推车!一脚踩下,稀泥汤子立马没上脚踝。所幸拦住一辆货车,又报警喊来一辆警车。我们得救了!连夜赶往县城。翻过陡峭的两座大山,擦过泛着微波的戈芒错,已是凌晨一点半。
 
 
(五)浪漫天湖,笃定措勤
 
 
继续赶路,走文布,绕当惹雍错。遗憾!当穹错——只在下山的盘山路上,匆匆拍了一张黄昏落日图。
目标本是尼果乡,山路十八弯,土路坑坑洼洼,前途不明。想起陷车的恐慌,就近投宿来多乡。尚是晚上十点,茶馆三两家,寺庙住宿。“羊肉藏面,算不上美味”,难得一时果腹。
那个阿加做得一手好饭,这种调侃给了吃不惯的师傅一种希望。
 
寺庙客房的火炉熄灭了很久,有电没水。我们在藏式的长条床上躺了一夜。勤快的阿加做出了丰盛的早饭,只可惜辜负了大家的想象。嚼不透的牛肉西葫芦,略涩的凉拌黄瓜,我们喝下大半番茄鸡蛋汤。
上路,摇晃在转不完的荒山,还在修的瘫软沙石路,藏北的高原如起伏的海洋。向深山前进,太多的车辙岔道把人带入歧途。进入宁果乡谷地,山坡上处处分布着道道古湖,古湖相沉积物被风雨侵蚀成堆堆垄垄,胜似雅丹,它们是地球环境真实的记录,曾经大湖沧海。
 
宁果乡,一个藏在万山之中的乡村。
川味饭店,一个老藏开的超市-饭店-旅馆,我们吃了一顿又一顿泡面。山那边的那个深邃的姊妹湖泊——姆错丙尼,犹如上帝之眼,贮存了百米深的淡水。
 
于我,湖岸澄澈见底的波浪,送来远方的秋波;于我,湖岸涛声阵阵的白雪水滴,是情人的眼泪。白色的黑色的鹅卵石,何时拼出了心的图案,逐渐沉入水底。东方那高耸的千年冰川啊,可是献给爱情的哈达? 记下《爱湖》
 
两颗蓝宝石嵌在冈底斯山北麓,
深邃的湖底藏着惊人的峡谷,
宛如一对仙子的耳环。
水,淡水!
是上天的恩赐,是我们的宝藏,是情人的眼泪!
带着迷恋和陶醉,在清澈见底的水中,
捡拾属于我的那份爱!
 
美丽不代表温顺
西南风掀起怒吼
夜晚的大浪反复拍打碎石堤岸
也许是抗议我们这些不速之客
打扰了她们的千年修行
 
 
一艘船发动机熄火了,我们在黑夜里火速救援......
又是藏式窄榻,解去一天的困乏和喜忧。两天没能吃一顿饱饭,队伍在傍晚匆忙撤离,送别我们的是从南天席卷的暴风雨和不时明烁的闪电!屋漏偏逢连阴雨,大车速度急了,爆胎,一块尖石扎进车胎。换胎,所有人轮番拧螺丝,而西南天空乌云翻滚,已起大风。
此时,去措勤,是所有人唯一的信念,车队再次启动不久,豆大的雨滴就砸下来。车队北去,义无反顾。乡上村里,我们问了无数遍路线,自认为最担心扎日南木错东岸那广袤的湖滩湿地,所幸找到北去的大道。
 
绕进一个不知名的村子,牧户散布在整个滩地。沙石的路基修在古湖岸堤上,堤间是积水的草地。西边天空落下蓝色的帷幕,一线亮光映衬出灰黑色的云片轮廓,构成各种鬼怪图形。
 
 
(六)夜路凶险,荒野迷途
 
 
三车隔得很远,夜色遮蔽,只有远光灯识别彼此。对讲机嗤嗤拉拉,事先准备的轨迹路线失效了。雨季夜间赶路乃是野外大忌。一个藏家小男孩来了,给钱带路。先是五十,带到所谓205省道,却说左去有河。又是五十,三公里,终到大路。却是北去别乡方向,已近22:00。折回,开始西行,路程却有一百余公里土路。有路基的路时有时无,两道车辙的路迹却成了主路。一路上,超大的路碑无一字,在车灯的照射下越发洁白,如同墓碑。
 
荒山野滩,车辙密集,岔道开开合合,车队几次偏离轨迹。四围寂寥,漆黑一片,所有人手机都没有信号。队伍精神疲惫,找路急切,以致惶恐袭卷心头。负责探路的师傅发出"不会是鬼打墙吧"的惊叹。那条沙石路,我们一路狂赶,俯冲之下,所有人大叫一声。眼前骤现一滩黑水,大路直接进去,没了!
水波荡漾,不知深浅,左边是山坡,右边是不知多远的湖面。判定这是雨季新涨的小湖。绕道坡顶,避开湿滩,我们恍惚中成了"盗墓笔记"里的赶路人。
 
走到午夜,遇见的路牌都是背面无字,前面不说方向。"游客服务中心"的牌子更是愚弄路人,在泥泞的弯路口。而有路基的大路却只有一条。我们误打误撞进入一个没有人的村子。
路灯发出寒冷的白光,路口一方挂牌的村委会大院却大门紧锁,牌子早已风化斑驳。路边一块水泥大石碑,却也是无字碑!
 
这路究竟是去哪里?磁石乡在哪里?车队在荒野团团转,陷入惶恐……
 
重回轨迹吧。再次穿越一片只有两线车辙的草滩湿地。回到所谓的"大路"——措勤县扎日南木错环湖路。凌晨的游客服务中心,华丽清雅的一栋两层建筑。车灯前,灰灰暗暗。反光的玻璃窗后是漆黑的空间。继续赶路,草地上的路碑显示我们离目的地很近了,56公里,32公里……卫星图显示的一条大河到了,28公里!
水泥桥墩托举着一段桥面立在乌黑而宽阔的河面,河水急速流淌,我们绝望了!上下游反复找,不是软沙就是湿地,像疯了的野马,见路印就冲去,差点撞上牧民的草场围栏。
 
折腾到凌晨四点,精疲力尽,再次回到那个鬼城堡。三辆车失去了联系,小车油料将尽。就这样,我们在荒野车上坐着。将就一夜,等待七点天亮。
再次问路,再次赶路,又再次走散!磁石乡——原来你就在北方的山里躺着。昨夜的沙石路就是你的延伸;措勤县——原来你的环湖路竟是这条车轮碾压出来的纯土路。
 
绕进大山,我们踏过那条恐怖大河的源头。齐格错,漏斗状的膀胱。平整的柏油路,只要一个小时,我们便到了夙夜追求的目的地。满城沟壑,集中供暖。我们已经是强弩之末!
两眼昏黑,有气无力,我在饭桌边椅子上瘫软了很久。清淡点,肠胃干瘪。掉队的车子来了,狼吞虎咽。清真面,手抓肉,破坏了晚间的胃口。
 
(七)进入阿里,云淡风轻
 
自此,我们从东线考察转入西线。阿里地区湖泊星罗棋布。嘎仁错形如牙根,浪大水浅;达瓦错,水蓝苦咸,半日干完;出措勤,留改则,过革吉,至阿里,一路西去千把里。
洞错边三船竞上,累坏了拖船人,逗乐了乡政府的藏族青年。
 
麻米湖上,漂游了半天。湖名神秘得让我们在县政府一阵好找。你也叫仓木!卤水打在身上,斑斑点点。拉果错——黄褐色的裸山中的蓝宝石,却也是咸涩的。湖底无泥,卤虫群带。记下《改则三湖》
 
 
一路是盐湖的故乡。
路的尽头是麻米乡,
麻米乡的远处是麻米湖,
麻米湖的后边是围栏状的裸山,
山的背后是蓝色如洗的天幕!
 
 
那一夜,生态大酒店的热水让我们放成横流。所有人都在洗衣服,衣服像在泥堆里踩过。我们脏兮兮地走进富丽堂皇的大厅!  那一夜,我们睡得很香! 
一日赶路五百公里。在达绕错的蓝天白云里,我们升起了无人机。
湖面平静,水是淡水。再西去,盐湖乡,雄巴乡。老李的油门轰轰烈烈,将所有的白云抛在身后,将夕阳追成落日 。
 
在革吉,我们见到狮泉河的上游清流。在革吉,我们又见冈底斯山,从北麓绕到西端。在革吉,我们的边防证被一遍又一遍检查。噶尔县——狮泉河的滚滚洪水,在闸口宣泄;噶尔县——瘦弱的树苗成行分列,我们到天上人间了。休整,却不能洗澡,换店,还是那个延安宾馆。
 
 
(八)直扑东汝,饮酒江东
 
 
再次进山,北去。过日土,看班公,直扑东汝、结则茶卡。我们当机立断,速战速决。晚间,暂时占领了乡政府的食堂,从后厨到大厅,还有一桌让人忘记疲惫的台球,尽管网兜破了洞。
 
鲁玛江东错,一个大家伙。营地就扎在乡道与湖岸的一线天。上面就是陡峭的狼牙状山崖,峰丛矗立。有人担心会不会崩落下来,这是羌塘国家级保护区的地界。藏野驴和藏原羚很多,海拔超过五千,湖面在4700多。三个巨大的悠长的湖湾,让我们的船一跑就是200公里的测线。
 
鲁玛江东错,并不凶猛,其实很温柔。两艘大船,中午才出发,一路风冷波平。橡皮艇飞快,船舷犁出白花花的波浪。引擎的螺旋桨搅起巨大的洪流,一道道鱼型波浪呈喇叭形荡开
……
速度超过10节,我们从两岸山崖对峙的峡湾转入宽阔的主湖区。水深浅出我们的想象,进展顺利!
 
18:30返航,我们完成了所有任务。太阳还高在西山之上。竟比预计提前了整整一个小时靠岸。靠天吃饭,这就是湖泊考察!无风少浪,偌大的湖泊,也只是半天工夫。
 
当晚,队长披星戴月而归。厨师做了最丰盛的饭菜,号称最后的晚餐。我们知道,这意味着我们提前返回拉萨。白酒,啤酒,一顿畅饮。
 
次日早起,早饭未罢,撤营开始。拆帐篷,拆船,刷锅洗碗,厨具归箱,等待装车。又是提前一小时完成,12:00出发!
满天阴云,十分均匀的灰色。山里早已下雪,东汝乡上,雪花漫洒。四周看不见山峦,白茫茫一片。电力塔上,几只硕大的乌鸦飞来飞去,呱呱地叫着,嘶哑的声音更让这天地显得十分苍凉。
一路狂赶,过班公湖,乌云密布,雪化成雨。一起车祸现场就在路边悬崖之下。老司机就是老司机,狂飙的速度与激情。入夜我们安全抵达狮泉河。熟悉的霓虹灯变幻闪烁,老地方
又是22:00后觅食,安慰一天未进食的胃口。不幸的是一辆小车错过放行时间,被堵在了城外。
 
 
第三期 胜哉归途
 
 
回拉萨,我们从草原走到农田;
回拉萨,我们从群山荒芜走到河谷盎然;
回拉萨,我们从阿里的高寒走到日喀则的温暖。 
 
回拉萨,我们绕着绵亘千里的冈底斯山画了一个圈,卍字轮回,这一轮就是八千公里。
逆时针的虔诚,披星戴月,冈仁波齐却深藏万年的冰雪容颜,我们遗憾地擦肩而过。       
回拉萨,我们从雅鲁藏布江溯源而上,又顺流而下,来回斗转,这一转就是整个夏秋。
似箭的归心,跋山涉水,杰玛央宗送来源头清流,我们一起急切地东下。 
 
回拉萨,我们乘着无限晴空,驾着十万白云,流过无数城镇和五彩村庄,
我们风驰电掣。
 
回拉萨,我们从青稞泛黄走到田野草垛,粮食归仓。
回拉萨,黑了人儿,黄了人间,喜了心田。
回拉萨!拉孜的树,曲水的秋,拉萨的美,和远方的梦!
 
 
(九)风浪阿果错,黄昏霍尔乡
 
次日。再次分开出发,目的地霍尔乡。还剩两个湖,归期将近,一鼓作气吧。与冈仁波齐擦肩而过,与玛旁雍错隔着金色的草原。我们想再次翻越冈底斯山,海拔5500米。阿果错深藏在那大山里。去亚热乡的路布满了大石头,坑坑洼洼。55公里的沙石路,一走就是3个小时。
下湖点一选再选,风一强再强。浪始终咆哮着,拍打湖岸。只是,有时没有了白浪花:只是,多云的天空偶尔透下阳光;只是,湖面不平静,灰蓝色的湖水涌动
我们不知道深浅。大浪之下,一艘大船硬生生出发了。不久,他们大船的发动机坏了,冷却系统积攒了太多的盐垢……
搁浅,徒步自待救援。一番折腾,我们选择放弃。队长很不甘心。风越来越大,蓝黑色的湖面像是秋天待收的棉花地。
 
 
(十)中秋节晚餐,清晨大雪飞
 
这天是中秋节,退回山外,并不去赶路,一直到午夜,再次宿在圣湖边。晚上九点,我们吃了一顿羊杂汤锅。两个五仁月饼被厨师精确地切成十块。饭罢,每人一份,这叫十全十美。戊戌的中秋节就这样度过。在圣湖玛旁雍错边,写下《神山圣湖》记:
 
今晚中秋,神山下,圣湖边。北边是巍峨绵延的冈底斯山,南边是只见纳木那尼冰川的喜马拉雅山,219国道像一条灰青色的腰带系住宇宙之轴的风袍!
夕阳下,金色的草原铺展在宽广的第四纪碰撞谷地!这里是圣湖玛旁雍错盆地,这里是神山冈仁波齐的脚下,这里是日月星同辉的天上阿里!
今晚,中秋节,考察队的汉子们一起仰望星空,俯瞰人间!
 
 
次日,阿里大雪,马攸藏布谷地乌云压顶,风雪呼嚎,五百公里的路程。让大车足足赶了一天。萨噶县,总是宾馆爆满,吉隆口岸来的尼泊尔人,阿里东下的游客全在此汇集。直到子夜,还有人不断来打听房间。我们庆幸,头车下午三点到达。大酒店已满,小宾馆尚可挑选。我们欢呼,电视可看,不再收费。赶上了霍尔乡一夜大雪。写下《晨雪阿里行路记》记:
 
昨夜西风缱绻,高原尽披铠甲。苍山白蛇,莽野金蝉,一幅水墨画,清淡人间。天笔随意挥洒,大好河山,千里绵延不断。
莫说妖娆,非是缠柔,可知平原尚在中秋?高亢第三极,已是千军万马。驰骋长路,心怀激荡,自古屏障我华夏。
 
 
(十一)留影打加错,但看拉孜月
 
 
打加错——此次考察最后的一个湖泊。蜷缩在冈底斯山东段22道班向北,一路柏油路,S206名不虚传。早上万里晴空,蓝色如洗,湖水清澈,微波荡漾,好天气。一大一小,两船进发。午后,这湖偏偏不安分起来。波浪高起来,白浪花有了,逐渐多起来。留守人张望,湖上人逆风而作。好在任务完成,五点装车完毕
来一张合影吧!竟是唯一的大留念。
开拔,目标日喀则。怎奈山路太多。两座大山让道路弯弯曲曲,还有限速。我们迎着巨大的朦胧月,开进拉孜,雅江若即若离。
树,我们看见树了!在拉孜城郊,浅黄色的月亮仿佛要坠落在大马路上,几缕薄云飘绕。
九点半,我们入城了。大车只有远光灯,殿后的小车不敢跑快,嘎吱作响的声音让人惶恐。又是四百多公里,午饭晚饭一顿手抓。
最是那盖碗茶冲泡一遍又一遍,还是那么解渴甘甜。
 
 
(十二)回拉萨,返人间
 
 
回拉萨已经胜利在望。过萨迦,停日喀则,穿仁布雅江中游大峡谷,我们目睹了来时未果的塌方路段。峡谷仄,雅江在深谷底奔流。外侧路面烂了一个大洞,
洞下是几十米的悬崖和洪流。国道,此时只剩薄薄一层柏油。另一处,一半的路面塌陷下去,内侧是高耸的山崖……
小心走过,树多起来,组成林荫大道。曲水的秋天已经深了,树叶泛黄,不断飘落下来。接近黄昏,我们过了柳梧大桥。拉萨河还是那么宽阔,天空并非秋高气爽。灰云还在盘踞,回拉萨,我们一路沧桑,转山转水,我们历尽千辛万苦 。
 
从桑桑湿地,我们翻越冈底斯山;从尼玛,我们绕回冈底斯山;从尼果,我们转进了阿里,沿着大北线一路西去;从革吉,我们绕到冈底斯山西头,又绕回南坡;从狮泉河,我们一路东行,走完了219,迎来了318。
从雅江源走到了拉萨河,走惯了夜路,习惯了一天两顿甚至一顿子夜午晚饭。我们走走停停,走过了一万六千里山水,八千公里云和月。
 
我们看看量量,量过了14个湖的长长短短,两千多平方公里的湖面风和浪。有人胡子长了又短了,有人髯须长了更长。日子在不经意间过去,我们逡巡山中,不知人间几何。忘记了星期的时间,忘记了城里繁杂。感慨差异,回到阿里,有一种回到大都市的感觉;回到拉萨,有一种回到世俗人间的感觉。天上阿里,果然天上人间。
 
布达拉宫
摄影@张润
 
也许,回到北京,会有一种回到樊笼的感觉。彼时,天上西藏,果然天上人间!我们对话自然,洞察湖泊。终究是对话自己,服务人类社会……
我们祈祷,跋山涉水,明天会更好!

 

【编者按】为执行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和丝路环境专项,一群科研人员跋山涉水,历时35天,行程达8000公里,测量湖泊面积2000多平方公里,测线800多公里,获得了14个湖泊的水下地形与水化学数据、沉积物与水样样品。他们追求科学,探索自然,在地球第三极留下了一串串足迹。这篇随记生动记录了考察中的经历,千难万险也毫不动摇地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迎难而上,终于奏响了胜利凯旋的乐章。本文文笔流畅,西藏景色描写优美细腻,记述事件真实清晰。非常有特色的好文章。作者是科学家诗人。问好诗人。【万泉河编辑:万里雪飘】
上一篇:【改革开放】母亲的味道
下一篇:轰轰作响的烟雾—走进非洲之十三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11/22 20:12:30
谢谢扬子。欢迎继续欣赏扬子的美文。
    2018/11/21 17:43:37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绝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王秋平】
    2018/11/21 18:45:49
感谢王老师编辑,推荐。
关注微信
“沈阳市作家协会”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沈阳智慧文艺在线”
扫一扫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10804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