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光棍汉的自述
日期:2018-11-0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庄宝海
点击:247

来,坐坐,站客难侍候。服务员,我要的菜和酒呢,怎么还不端上来?
喂,你这一别,怕有四十多年了吧?那家乡泥土的味道,恐早已忘记了。菜来了,我们吃,这酒,我给你倒上。从小我们就要好,就连女孩子,也喜欢一个。对了,那二丫,我好喜欢,可是人家不喜欢我,却喜欢你这长得没我帅气,没我壮实的你。最后,还不是你,你把她领跑了。唉,最近她怎么样?你说,我不是废话吗,跟着你还能有错?
怎么,你问我?一人吃饱了一一全家不饿;扁担一根,光棍一条。眼下是:银发斑斑,步履蹒跚,对女人的欲望,只能是梦中的回忆了。岁月凄语朝谁说,行单孤影无人随。对了,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那是一个北风凛冽,天寒地冻的冬天,有一个小姑娘竟会喜欢我,我管她叫丑小鸭,长得也确实有些丑:鹰勾鼻子,小眼晴,头发乱其八糟,胡乱地扎个马尾。个头也不高,衣着更是不得体,整天埋埋汰汰的,隔三差五的来打腻腻。我不喜欢,老妈却认为人长得实在,不易走丟。可是,就是这样的女人,也会使我吃尽了苦头……那一天,我回到家里,顺手从衣兜里掏出那本伟人语录。因为那天老天不作美,下起了大雨,那时的路面,不象现在是沥青面,而是坑坑洼洼,泥泞不堪,我走路急了些,竟摔了跤,脏了语录。回到家后,见没人,赶紧找来湿毛巾擦试,不料是愈擦愈脏,从里到外脏透了。我一不做二不休,划根火材烧了它。这时有人敲门,是她,我开了门,
她见我有些慌张,便有些疑惑,瞅见地上一堆纸灰,便用脚踢那灰,谁知道呀,还有没烧透的封皮,那封皮上可有伟人的像呀!倒霉就倒霉在这里。一时她很气愤,不问情由,拔腿就往外跑,说是要举报。我拽她,哭喊着求她,都于事无补。因我年纪还小 没有进"局子“,仅留下一个政治"污点 " 。 
就这么一个政治"污点",该留城的我,却被送到了乡下,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哪像你呀,留在了城里,进了工厂,后又上了大学。有了学问,就远走高飞,再也不倦恋这个小城市了。
喝,你倒是喝呀,我下乡了,那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没有公路,也没有乡路,一条是人走多了踩出的山路,是进出村子的唯一通道。由于交通闭塞,经济很不发达,村里人都很穷,每个村民连条穿得出去的裤子都沒有,那吃得更是短缺,他们不欢迎外来人,来了人就会与他们争吃争喝,人都活到这个份上了,你来干什么?可是,那个时候。不是你欢迎不欢迎的事儿,而是态度问题,是立场问题。家无隔夜粮,对我也一样,饥一顿饱一顿,整天无精打彩,见人都是双影,那日子过得艰难。人没饿死就不错了,几年后,我终于熬来了回城的指标。其实,我明白,是全村人的努力,才将我走出了他们赖以生存的一片饥寒之地。还好,就这么一个连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竟会有位姑娘,她爱着我,那模样真是好看那皮肤白的似如城里人,洗衣做饭缝缝补补那是样样精通,她发现我有难处,是诚心诚意的付出。我的生活,在她的照料之下,才使我在当时的恶劣环境中没有消沉,也就是说没有被命运吞噬。可是当我既要走出小山村时,她却被自已的父亲强行嫁给了一个村外的中年人,说是能享福,谁知命运捉弄人,不久人就被抬了回来,便命归小山村的土地了,夜半,我跑到她的坟前是抱头痛哭。至于是什么原因死亡,当我走出这个村子时也没人告诉我,她成了我心中的秘密。
回城后不久,与我相依为命的母亲也因积劳成疾过早的离开了我,留下的仅是可以安居的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偏厦。
在这里我落了户,成为一个真实存在的城里人。是城里人就得有工作,也就是说,得有个能混碗饭的地方。后经居委会的帮助,去了一个建筑公司,从事砌砖抹灰的工作。起早贪黑,没完没了。那时,不知为啥?活是真多。月上枝头,才精疲力竭地回到那间偏厦,有时连饭都懒得做,躺在床上,衣服都懒得脱,呼呼唾下,天刚亮,爬起来就得赶着去上班。家里无人。当然是冷锅冷灶的。这时邻居一大婶给我介绍了一个有孩子的离婚女人。头些天,这女人心情很好,把小房子收拾得也算整洁。闲下来,不时述说着前夫的不是。可是不到十天竟与我分手,原因是我没有与她亲热过,要不就是神经有问题。你说十句,还回来不到一句。你说,整天累得像驴似的,哪有心说那么多的话。结果,她将我与前夫比较,还是前夫比我体贴,有话唠。不久,又回到前夫那去了,说这世上还有不如她前夫的人,悲哀呀!
几年后,这建筑公司也他妈关门歇业了。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到头来竟下岗了。人不能干靠呵,没办法,用买断工龄后的那么点钱,买了辆三轮,活人能被尿憋死?到街上拉脚,弄几个钱花。
你有烟么,快,来一支。呦,这么好的烟,看来几十年混得不错。你呀,别谦虚,我不管你借钱。
这拉活,说重也重,说轻也轻。终究是自己说了算,累了歇歇。身体是自己的,如果你连身体都不爱惜,谁来爱惜你。可惜,年轻时净拚命了,不爱惜身体,老了老了弄出一身的病。没曾想,这脚夫一当,又是二十余年呀。这脾气、这性格也愈来愈古怪。自从动迀搬进了楼房,虽然仅是单间,也感觉幸福了。可是邻里往来却愈来愈少,那些关心我的邻家大婶们也远离了我的视线,不再往来。于是吃酒抽烟成了我的嗜好。独来独往倒也潇洒自由。
今天,发小相遇,真是不容易,难得,恐怕是这辈子的惟一。我们举起杯,为我们的相遇,为我们的健康,为我们的未来。最后这句话应为你的未来,干杯。

【编者按】一段揪心的发小自诉故事,令人在惋惜同时,也感受到新社会给每个人崭新的生活。痛苦属于过去,幸福还会远吗?【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山里山外(六十二)迷雾
下一篇:我和新洋的故事52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注微信
“沈阳市作家协会”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沈阳智慧文艺在线”
扫一扫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907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