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29)
日期:2018-11-0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宋鹏翔
点击:224

二十九

 

秦明和淑丽赶到奉天城里明湖春酒楼的时候,已经晚上五点半多了,开席的时间是晚六点,酒楼服务员正往三楼酒宴大厅的餐桌上摆着水果和点心。

秦明和淑丽站在酒店门口,等候着姜天余等警察署的警官们。不大工夫,姜天余的汽车开过来停到酒楼的正厅门口,秦明紧走几步过去打开车门,姜天余从车里钻出来,“恭喜恭喜啊!”姜天余双手抱拳,笑着向秦明做着恭喜状,随后他又转身向车里一指,一股刺鼻的香水味儿从开着门的车里飘出来,紧接着一位烫着卷发、穿着褐色貂皮、胸前挎着珠宝项链的胖女人从车里挪蹭出来,“你嫂子也来给你贺喜来了!”姜天余介绍道。

“欢迎署长和嫂夫人大驾光临,今晚的喜宴定将蓬荜生辉!”秦明鞠躬还着礼。这时淑丽走上前,秦明介绍道:“这是我太太张淑丽。”

还没等姜天余说话,那胖女人抢先爹声爹气地开口了,“哎呦——这么漂亮的新娘!我说秦明,你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在场的人听着,附和着一阵哄笑。

“淑丽,这是姜署长!这是嫂夫人!”秦明介绍着。

“署长好!嫂夫人好!”淑丽点头问着好。

姜天余转脸看着秦明,笑着说道:“秦明,你嫂子说的还真对,你娶了一个‘仙女’啊!”说着“哈哈”大笑起来,其他人跟着又是一顿捧笑。

姜天余斜眼瞅了一下自己的女人,见她正用眼睛翻楞自己,他脸上笑出的褶子立马扥平了。

秦明见胖女人在瞪姜天余,赶忙打圆场,“嫂夫人,署长,楼上请!”他和淑丽陪着姜天余和胖女人一起走向上楼的楼梯,后面跟着警备队长王孝年、班长刘一江、保安股第一行动小组组长关铁鑫、保安股第二行动小组组长马宝玉,还有秘书股钱亮等一大群警员。

来到三楼宴会大厅,姜天余和胖女人坐到主桌正当央的位置,秦明和淑丽左右陪坐,然后两边依次坐着王孝年、刘一江、关铁鑫、马宝玉和钱亮等。

没多会儿,人齐菜齐,酒水斟满。秦明站起身,“尊敬的姜署长及嫂夫人,各位兄弟,今天是我秦明大喜的日子,各位百忙中莅临祝贺捧场,令我和我的太太十分感动。略备薄酒,深表谢意!”秦明向姜天余鞠一躬,然后又转过身向大家鞠一躬。

“下面,请姜署长讲话!”

在一阵掌声中,姜天余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各位同仁,今天是我们东城警察署保安股长秦明结婚大喜的日子,我代表警署全体警员,哦!还有家属,向一对新人表示祝贺!”下面有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大家都知道啊,秦明秦股长,是我的得力助手,啊!昨天奉天市警察厅赵厅长还来电话,向我表扬秦明,说他最近破案有功,同时也表扬了我们警署全体同仁。”姜天余转脸看看秦明和淑丽,接着说道:“在这里,让我们共同举杯,祝愿一对新人白头偕老,百年好合!也预祝我们警署工作上进,维护好一方平安!举杯,干!”姜天余说着举起酒杯,其他人和各桌的警察们也纷纷起身举起酒杯,大家相互碰杯,一饮而尽。接下来宴会厅里就乱了套了,警察们可家伙聚到了一起,你一杯,我一杯,吹牛的,说大话的,编故事的,猜拳的,话酒令的,乱哄哄一片,叫喊声、烟味、酒气味充斥着酒楼,飘散在四平街黝黑的上空。

秦明和淑丽端起酒杯,向姜天余和胖女人敬酒,接着又挨桌敬酒,说笑着,附和着,应酬着。

大概快夜里十二点了,酒宴才结束。秦明和淑丽送走姜天余等人,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一点了。

两人推开院门,母亲和秦岚从屋里迎了出来。“这么晚了才回来!”母亲见到进院的儿子和儿媳,有些心疼地说道。

“妈,您还没睡啊?”淑丽走过去握住母亲的手。

“嫂子,你们没回来,妈去胡同口看好几趟了,她惦记你们!”秦岚插话道。

“妈,让您操心了!快进屋吧,外边冷!”淑丽搀扶着母亲回到屋里。淑丽和秦明在母亲屋里坐了一会儿,就回到了自己的新房。

忙碌了一大天,两个人都有点累了。他们洗漱后,正想上炕休息,忽然,电话铃响了。

淑丽走过去正要接电话,被秦明一把拽住了。电话响了几声,不响了。淑丽回到炕上,刚解开领扣,电话又响了。秦明走过去,看着电话,电话响了两声,又不响了。

这时,有人敲门,“淑丽,怎么回事啊?”是母亲的声音。

淑丽下地穿好鞋,秦明打开门,“妈,没事。是有人打电话,响了几声断了。”

“可不咋的,你们没回来的时候电话就响过,秦岚过来想接,电话响几声就断了,折腾两趟,也不知道咋回事。以前也有过这种现象。”母亲告诉秦明。

“妈,以后电话响了你不用着急接,让它响一会儿你再接也不迟。”

“好的,妈明白了。你们睡吧。”母亲转身回屋了。

秦明把门关好,两个人回到炕边。“这是怎么回事?”淑丽小声焦急地问道。

“这是老宋有急事找我!”秦明贴近淑丽耳边,小声说。淑丽点着头。

“我得马上去他那里!”

“你千万要注意安全!”淑丽抱紧秦明,拥到他的怀里。片刻,淑丽松开秦明,“去吧!快去快回!”

“放心!如果电话有人找我,就说我喝醉了,不能接电话。”秦明深情地看着淑丽,慢慢松开她的手。

秦明打开屋门,悄悄走出去。

淑丽关好屋门,回到炕上躺下。被褥暖暖的,这是母亲给他们烧的热乎炕;她的心暖暖的,这是因为她这颗盼望已久的芳心终于有了令自己心怡的归宿。她喜欢秦明,从小时候玩伴时开始;他爱秦明,当她拥有少女怀春的时候就有了这份情感;她的这颗心始终没有离开过秦明,即使是父亲阻拦、他人不理解的最苦和最难的时候。如果心存感激,那感激的首先应该是苦难,是苦难让自己的感情磨练得更加赤诚,还应该感激自己,感激坚持走过苦难、始终不渝这份感情的自己,当然,更要感恩父母,感谢秦明。秦明坚守组织原则和纪律,忍辱负重,始终未曾将组织的机密擅自告诉与自己,这是一个多么可以信赖的人啊!把自己的人生交给这样的爱人,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心存感激,还要感激党组织,是党组织把自己和自己最爱的人的理想凝聚到一起,使两人志同道合,恩爱有加。

今晚儿是洞房花烛夜,淑丽虽然独守空房,但她没有一点儿孤独感,她反而为自己的心上人感到自豪和骄傲,她爱的就是这样的男人,有理想,有担当。

秦明出去了,在这样一个新婚之夜;他把自己最心爱的人独自留在家里,他出去了。他不是不忠诚于爱情,恰恰相反,他这样做是为了让他们的爱情更加壮丽和美好。他们的相恋,最初是原始意识中的萌动和好感;现在,他们的爱情,正闪烁着人世间最耀眼的人性光辉。

这会儿,淑丽躺在炕上,已完全没有了睡意,她在时刻准备着,准备着和自己的爱人并肩战斗。

 

再说秦明,他走出家门,来到堂子街上。他穿胡同,走小道,很快上了小什字街。这时,从北面驶过来一辆黑色的轿车,在他身边停下。

“快上车!”车窗玻璃摇下来,车里人喊他。

秦明一看是老宋,忙拉开车门坐上去。老宋驾驶轿车调转方向,向大东边门方向驶去。

“出什么事了吗?”秦明焦急地问。

“是的!陈梅调离奉天后,去铁岭县做地下工作,昨晚那边传来密报,她被捕了。”

老宋右手换了一下车档位,接着说道:“天一亮,敌人要把她押回奉天,她掌握着奉天我地下党组织的重要情况。我们必须在半路上把她营救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就我们俩营救?”

“兵分两路,另一组人员我已经安排了,他们去阿吉镇附近的辽河大桥路口负责拦截。我们负责东线,时间紧迫,这边只能是我们俩了。”

秦明点点头,习惯性地摸了摸腰间别着的手枪。

老宋看了秦明一眼,歉意地说道:“今晚是你和淑丽的新婚之夜,让我给搅和了。”

“没关系!”秦明扭头看看老宋,俩人不由得都笑了。汽车出了大东边门,向东开了一段路,然后左拐向北驶去。

“敌人很狡猾,据铁岭县内线传递的情报,敌人假借抢救危重病人的名义,用一辆救护车押陈梅回奉,包括司机在内车上大概有四到五人,全部是化妆成医务人员的便衣特务。你带警察证了吗?兴许一会儿能用上。”

“带了,这个东西随时带在身上的。”秦明摸了摸上衣兜,接着问道:“我们在哪里拦截?”

“这正是我要与你商量的。”老宋回答道。

秦明想了想,扭过头,“我看在小青山脚下的岔道口比较适合。离市区较远,人员稀少,周围是树林和山坳,有什么情况可以随时撤离。”

“我们俩想到一起了,就在那拦截!”老宋一脚油门,轿车急速向前驶去。

【编者按】共产党员的高尚境界,在文中可见一斑。【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30)
下一篇:【七星杯】黑白岁月(第一部)(28)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注微信
“沈阳市作家协会”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沈阳智慧文艺在线”
扫一扫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811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