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做柿饼
日期:2018-10-3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水中明月
点击:327

吃着自己亲手晒好的柿饼,一股香甜在嘴里蔓延。柿饼一个个像被扒了皮的核桃,表面褶皱着。

儿子和他父亲从外面带回来两兜柿子,硬硬的,如果投出去,能把地砸一个窟窿。我把柿子一个个摆在阳台上,全摆开都不能放下。

吃过午饭,儿子要晒柿饼。我说:这活好干,把柿子皮去掉,晒上就行了。可是儿子并不以为然,一定要亲自百度一下。

一个人一个刀子,削硬柿子皮。第一刀不好下手,一旦扒开一个口,也能把硬皮剥下来。可是太费劲儿了。我用水果刀剥了一个,就不想干了。倒是儿子剥的欢。他用剥土豆皮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剥去硬又涩的柿子皮。

“如果做柿饼的柿子产区这么干,恐怕柿饼的价格会非常高的。”我一边去皮,一边唠叨。

“做柿饼的都是机器去皮,如果都像你这么慢,全国人就吃不上柿饼了。”儿子说着。

我拿着剥了皮的柿子,手粘粘的。舌头舔一下柿子皮,挺甜。10个大柿子,被我们一个个用刀剥了皮,晒到篦子上,放到阳台。

“我晒出来的柿饼肯定好。”我信心满满的炫耀。

“为什么你晒的好?”我儿子说。

“我自己晒的没被苍蝇爬过,最起码干净。”

过了半月,我晒的柿饼好了,很干净,外面有点硬,里面软,吃起来口感很好。儿子后悔了,“当初该多晒点。”

看阳台上一排排软了的柿子,必须尽快消灭掉,我也后悔当初没多晒点柿饼,留待冬天吃了。

【编者按】生活小情趣,非杮子产地倒是很难知晓晒的杮子,最初是什么样的,晒完后又是什么样的。过了山海关以北,这种杮子树很少。这个季节,水果摊上处处可见深桔色的杮子。我们都知道这种杮子存放久一点,会更甜。到了冬天,新鲜的杮子不见了,不过可以看到“杮饼子”,这大概就是作者所描述晒出来的杮子吧。颜色有黑色的,栗子皮色的,还有稍浅一点颜色如琥珀。表皮有一层淀粉一样的霜。咬上去,象果脯,但比果脯更柔软,有些级细的沙感,非常的甜 。谢谢赐稿,与作者一起分享晒杮子的快乐。[万泉河编辑:文彧]
上一篇:你好啊,小城之秋
下一篇:掌声响起来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8/11/19 21:10:17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精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王秋平】
关注微信
“沈阳市作家协会”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沈阳智慧文艺在线”
扫一扫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10796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