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盛京文学讲堂
【曲日光】英雄之词
日期:2018-09-3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曲日光
点击:320

提起宋词,我们会马上想到豪放派和婉约派。历来人们都把北宋的苏轼与南宋的辛弃疾并称为“苏辛”,习惯地称他们为豪放派的代表。

如果我们把东坡的词和稼轩的词对照一下,就会发现,同样是豪放的词,两个人的态度是有区别的。这个区别就是:苏轼是文人之词,辛弃疾是英雄之词。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东坡之词旷,稼轩之词豪”,苏词极超旷而意极平和,辛词极豪雄而意极悲郁。

苏辛的词都是抒写自己襟怀意志的,但苏轼写志的态度与辛弃疾是不同的,比如:

《江城子 密州出猎》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这首词以豪言壮语直抒胸臆,以旷达的襟怀表达了一个士大夫的逸怀浩气和报国立功之志。是他在政治上遭到贬滴,失意之后才去写的,并不是他用世的志意。

而辛弃疾不是这样,我们看他的:《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这首《破阵子》与苏轼的《江城子》对照,我们不难看出抒情主人公是一名武将,他是用生命来写诗词的,是用他的生活来实践他的诗词。

辛弃疾年轻时就在沦陷区起义,当时他带领两千人归附了耿京,为收复失地出谋划策。耿京看出他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就让他带一批人南渡到健康(南京)。

当时宋高宗召见了他们,并授予这些北方起义人的官职,希望两边联合抗敌。

而当辛弃疾从南方北归到山东海州时,听说一个奸细部下把耿京杀害了,这个部下叫张安国。原来张安国为了图谋荣华富贵投降了敌人,根据的也失去了。

对于一般人来说,遇到这样的突发事变也无可奈何了,只能放弃。

而辛弃疾他是一个真正的勇士,是英雄豪杰!他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听到耿京被害的消息,立刻带着十几个人冲进敌营,当时张安国正在与金人喝庆功酒呢,辛弃疾命人把他绑了,并冲破层层包击,突围出敌营,日夜兼程奔向南方。过扬州,渡长江,把张安国押到健康交给南宋斩首。

这就是辛弃疾的精神和勇气,他做到了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

张安国已经投降了金军,做了金军的将军,那个军营是几十万大军驻扎的地方,他竟然能够带着十几个人冲进去又冲出来,我想也只有他才能够有这样的胆量。

还有一件事,那是辛弃疾刚入耿京义军当节度使掌书记的时候,耿京的帅印由辛弃疾保管。有一个叫义端的将领,摸进军帐里把辛弃疾掌管的元帅印信偷了,然后逃跑去投降金国。

耿京大怒,要把弄丢帅印的辛弃疾按军法处置杀头。辛弃疾说元帅先免我一死,我一定能把义端追回来,把印信交给你。

耿京就给他一次机会。辛弃疾立刻骑马就去追义端,果然真的追上了,一把擒住义端,把他杀了,夺回信印。

由此可见辛弃疾并不是斯斯文文的词人,而是一名勇猛的虎将。他的词,有的是想象的应该有的抗金军营生活,有的是回忆年轻时的亲身战斗经历。

比如这首《鹧鸪天•有客慨然谈功名因追念少年时事戏作》

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燕兵夜娖银胡觮,汉箭朝飞金仆姑。

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上片是辛弃疾率领耿京义军一万多士兵投奔南宋,突破金兵封锁的激烈战斗场面。

拥万夫……就是万人拥护他,他是万人之英。

锦襜突骑渡江初。……指的是渡江归宋这件事。

燕兵夜娖银胡觮,汉箭朝飞金仆姑。……带领义军南归时与金兵打了一场恶仗。

燕兵--指金兵。胡觮--装箭的袋子

汉箭--汉,指北方汉族起义军,也就是辛弃疾带领的队伍。

这是辛弃疾亲身经历的战斗故事。

然而归顺南宋后,皇上一直被主和派左右着,根本不相信主战派,辛弃疾空有收复中原的雄谋大略,却只能在隐居农耕的生活中消磨岁月。

下片“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

这是晚年回忆起少年的戎马生涯。南宋把他的官罢免了,他只好到江西上饶的农村隐居。

他说:我年轻的时候带着一万多的士兵、精锐的骑兵们渡过长江时。金人的士兵晚上在准备着箭袋,而我们汉人的军队一大早向敌人射著名叫金仆姑的箭。

追忆着往事,感叹如今的自己,春风也不能把我的白胡子染成黑色了。我看都把那长达几万字能平定金人的策略,拿去跟东边的人家换换种树的书吧。

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辛弃疾归南宋后,为了收复自己的故乡,连续给宰相和皇帝上书,著名的《美芹十论》就是上给皇帝的。《九议》是上给当时的宰相虞允文的。

《九议》《十论》都是论证了如何抗金,如何进兵中原。非常细致地分析了政治、军事、经济、地理、战争的形势。

平戎策——就是怎样打败侵占北方的敌人策略,他写一万多字。

辛弃疾不仅自己能带兵打仗,而且不是一般的将军,他文武双全、有谋有略的帅才。

他把自己曾经抗金的韬略化为文字上奏给皇帝,但是只“换得东家种树书”,伤心的表白说那些谏言都没用,现在自己过着隐居生活,靠种田养家糊口。

他晚年时期回忆当年的壮举,写了这首《鹧鸪天》,可惜南渡后的四十年,他没有实现收复家乡故土的愿望。

这是辛弃疾的英雄之词。

再看一下苏轼的《江城子》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我们看这首词,就是一个文官带着他的手下官员全身披挂,骑着高头大马浩浩荡荡出城打猎的场面,非常壮观。而不是去打仗。

当然,苏轼带着他的部下全副武装,也是豪气满怀的。老百姓也“倾城随太守”跟在后面,太守出城打猎,他们是来看热闹的。

这个太守只是“聊发少年狂”,一看就不是将军。

这样的阵势,也让苏轼联想到国家的需要,当时西夏正入侵北宋,所以词到最后,苏轼不忘发表从军杀敌的意愿,希望也能到前线去为国而战。“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这的确是一种豪愿。

如果说苏轼词的豪放表现在开朗阔大的意境中展现出的雄浑气势、刚健的风骨和超旷的情怀;那辛弃疾则体现的是奔放激越、瞬息万变的感情,叱咤风云的气势和狂放傲兀的风神。

辛弃疾是一个实力武将,真会打仗。而苏轼只是一位政治官员,他表达的是一种爱国情怀,他有那种豪情,一心想为保家卫国出力而已。

清朝有个词话家叫谭献,他在《谭评词辩》中对苏辛这两个人进行了对比,他说“东坡是衣冠伟人,稼轩则弓刀游侠”。这是文人之词和英雄之词的区别。

辛弃疾的“燕兵夜娖银胡觮,汉箭朝飞金仆姑。”。你读了这些词,你就会有一种“弓刀游侠”的印象。就像我们看过的金庸小说里面的大侠,比如郭靖,铁中棠等。

这就是作为英雄之词的稼轩词和宋代词人之词的不同之处。

历来的词学讲座和文学史的著作,都把辛弃疾称为“爱国词人”,说他开创了一个“爱国豪放词派”,不管是**前和**后,都这么认为,他是一位具有民族英雄意识的豪放诗人。

我们都知道,陆游也是爱国诗人,但辛弃疾与陆游也是不同的。

陆游豪放,也很爱国,是英雄志士,但属于英雄志士里面一般的文人,他只练过剑,管军务,而没有武艺。

通过陆游《秋声》中“草罢捷书重上马,却从銮驾下辽东”不难看出,皇帝御驾亲征,他跟随皇帝打到辽东,他的身份是皇帝的秘书。

陆游也想参加抗敌之战,但始终是主帅的幕僚或随从,没有战斗经历。所以他的诗词里显现的是文人的本相,例如“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说明他只是军中的一个文书。

而辛弃疾词里所表达的,不是谁的幕僚,不是随从,而是一个统帅。看他《一枝花-醉中戏作》:

千丈擎天手。万卷悬河口。黄金腰下印,大如斗。更千骑弓刀,挥霍遮前后。

这是醉酒后的作品,他想象的是拿着宝刀,骑着战马,腰间挂着元帅的黄金大印,千万骑兵手执弓刀,遮拥在他的前前后后。

他不是文人,他是一个领袖,是一个带领千军万马冲锋陷阵的民族英雄。

因为武功高强,总想有个用武之地,他的志意就是收复失地。无论走到哪里,想的都是备战、到前线杀敌。

他来到湖南后组建了“飞虎军”,花了不少钱盖营房,发粮饷。有人告密说他太浪费了,于是南宋皇帝就下了金牌,诏令他停止训练。

大家都知道那时候金牌的重要性,当年岳飞带兵抗金,马上就可以直捣黄龙,取得全面胜利,可是几道金牌下来,岳飞就不得不俯首听命撤兵回朝,最后在秦桧的陷害下被杀死了。

辛弃疾就不一样了,他接到皇帝的金牌后藏了起来,此时军营即将完工,只是缺瓦,就下令所辖居民把自家的或者水沟的瓦片揭下两片交上来,一家两块瓦很好解决,这样他的飞虎军营很快交工了。

然后他对皇上汇报说:你的金牌到了,我的飞虎营也建好了。

这是一个有谋略、有胆识、敢作敢为的英雄豪杰才能够做得到的。

他同情灾民,拿国库的钱去买粮食救灾,那些小人就说他“用钱如泥沙”,昏君于是就罢免了他,他到江西上饶附近找一片荒地盖了房子隐居下来。此地叫带湖,辛弃疾在这里一住大约有十年之久,十年后他被重新启用作福建安抚使。

稼轩和东坡相同的地方就是:一旦用他,每到一处都要实践自己的志意。苏轼筑堤,那辛弃疾呢?

辛弃疾到福建一看,福建面临大海,没有海防是危险的,不管是敌人还是盗寇,很容易得手。于是就筹备海防,修建了“备安库”,还要造铠甲一万副。

于是他又遭到弹劾被罢官了,这次罢废差不多又是十年,那时他在上饶带湖的住所被烧毁了,就在铅山有泉水的地方安排了住所,取名“瓢泉”。

心灰意冷的他写了一首词:

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他一心想收复故乡,在落日的高楼上,在失去同伴的孤鸿叫声里,他的意愿得不到共鸣,得不到人们的重视。

因为他的故乡山东已经被金人侵占,如果不能收复故土,他就一直是“江南游子”。

一个在千军万马中活擒汉奸张安国的人,一身本领却不能为国出力。所以“把吴钩看了”。

吴钩是他的宝刀宝剑,他说我自己身上佩戴这样的宝刀宝剑,有这样的本领却不能上战场杀敌,心里非常压抑和愤慨,把“栏杆拍遍”,没人理会,没人懂我的心意。

我今天登上赏心亭(今南京),隔江遥望江北,想当年自己从敌人的千军万马中冲出重围来到江南,而现在却无人理会我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

这里有一个典故,说的是西晋有个人叫张翰,字季鹰,是南方人,在洛阳做官。因为怀念江南的莼羹鲈脍,就辞去官职回到南方去了。

他说:我现在不得志,也想辞官像张季鹰那样回到老家去,可我的老家已经沦陷成敌占区,任秋风吹,多少个秋天过去了,我回得去吗?

别说鲈鱼切碎了能烹成佳肴美味,西风吹遍了,不知张季鹰已经回来了没?

如果在南方买几亩地盖几间房子,可是: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

这三句还有一个典故,三国时天下大乱,董卓挟天子以令诸侯。

一天刘备遇见许汜,与他谈论天下英雄豪杰,提到了陈登。陈登是一个有理想有志气的人,而许汜却批评陈登是“湖海之士,豪气未除”,意思是陈登没有礼法。

刘备问:何以见得呢?许汜就说我去他家拜访,陈登对我全无主客之礼,不跟我讲话,晚上自己睡大床,让客人住下床。

刘备就说:现在天下大乱,有识之士都是关心国家大事的,而你只是为自己私利打算,求田问舍。如果我是主人,你若来了,我自己上百尺楼头去卧,而君卧于地。

这表明刘备看不起许汜这样不关心国家安危的自私自利的人。

辛弃疾用这个典故,是说我不能像季鹰那样回故乡,留在南方“求田问舍”,又觉得可耻,怕惭愧去见才气双全的刘备。

那怎么办呢?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

可惜时光如流水一般过去了,当年杀入敌营活捉汉奸的豪情壮志一转眼就过去了,我遭到的都是谗毁和打击,一直无法实现自己的抱负。

树都能在风雨中凋零,何况有感情的人呢,怎么能经得起这样的折磨。

感慨之余,他又说“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中国的英雄豪杰不能实现自己的抱负,一般情况下都希望有一个红颜知己。而辛弃疾说:我从哪里找到一位红颜知己,拿着红色的手巾,用绿色衣袖里的手为我擦干英雄的眼泪?

”,当“使”讲,使什么人找来一个红颜知己。

从这首词来看,辛弃疾在江南没有“求田问舍”之心,认为那是羞耻的。

他在被弹劾时隐居上饶也盖了房子,这是生活需要。在他住所的一处房间里向外望去,都是庄稼,他也每天务农,因此他给自己起了别号叫“稼轩”。

辛弃疾的词喜欢用典故,是因为他读书多,而且对所读之书都有真切的感受,信手拈来,这才是真会读书的人。

关于《水龙吟》词调,是长调,篇幅比较长。最早文人雅士多用小令,用于民间酒宴的歌曲,从柳永后文人用长调写歌词的逐渐多了。

短调的歌词因为篇幅比较短,要抓住感情的重点来写。而长调,因为篇幅长,写时就一定要铺陈,展开写。

这首《水龙吟》,辛弃疾形象地表达出了激扬慷慨、摧折压抑的复杂感情,借用了自然景物形象,也借用了历史上典故的事象表达出来的,这首辛弃疾的艺术手法。

另一首《摸鱼儿》也是用这种艺术手法: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恨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迷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这首词作者一开始就写的荡气回肠:“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恨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真是千回百转。

诗人用比兴手法,借伤春惜别的情绪,暗写国家危难、浅谈暗淡,犹如春残花谢一样的哀愁。惜春的寓意十分复杂,就像词人随着春来春去白白流逝的年华一样令人惋惜。

表面上写花,实际上是写内心的志意。其中也包含了对国家形式好转的希望以及对前途不景气的哀挽。不知道怎么才能挽回。

宋孝宗一度主张北伐,让他看到了希望,也就是词人和君王准拟的“长门佳期”,可惜经不起朝中主和派的谗毁,几番风雨后好景不长了。

作者以美人比君子,以男女关系喻君臣遇合,这是楚辞的传统。词中蛾眉佳期又误比喻自己遭到排挤打击。流露出抗战派在权奸压制下悲愤伤心的情绪。

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

他说:你们不要那么得意,没看见杨玉环、赵飞燕都死了了吗?

杨玉环、赵飞燕以自己的美貌博得了皇帝的宠幸,现在不也是化为尘土了吗?不仅如此,而且杨玉环、赵飞燕都是不得善终的。

这是他告诫朝廷投降派大臣引以为戒。

他说:我的愁不是要与杨玉环、赵飞燕之类的争宠,我忧伤的是国家在你们作威作福之中落到了这种地步。

休去倚危,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这是用了象征的手法,象征南宋的命运:不但不抗战,不但收不回中原,就连自己哪一天灭亡了都不知道。

他说:不要靠在高楼危险的栏杆向外看,因为你看见的是“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一幅日薄西山的景象。

这个寓意很明显,当时宋孝宗皇帝一看就知道稼轩在讽刺朝廷,“颇不悦”。不高兴是不高兴,但也没有怪罪稼轩。

在南宋皇帝当中,相对而言,宋孝宗对主战派还是比较宽容的。再说了,辛弃疾担心的是国家命运,词里是民族忧患意识,担心不能收复中原,还有被灭掉南宋的危险。

辛弃疾作为英雄豪杰词人,他的豪放不单是写几句空洞的口号,他一生都在为收复失地做准备,一生都在梦想着战场上杀敌。直到他遗憾地老去,这是辛弃疾的遗憾,也是大宋的遗憾。

因为以后,因为愤懑,使他产生一种反传统意识,大家看: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他说:历经千古的江山,再也难找到像孙权那样的英雄。当年的舞榭歌台还在,英雄人物却随着岁月的流逝早已不复存在。斜阳照着长满草树的普通小巷,人们说那是当年刘裕曾经住过的地方。

回想当年,他领军北伐、收复失地的时候是何等威猛!

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这两首词都表现出一种反传统意识,表现在哪呢?

前一首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为什么提到孙仲谋呢?

因为他对当时的皇帝不满,因为同样在江南为君王,历史上有一个君王值得表彰,那就是三国时期吴国的皇帝孙权。

所以他在《南乡子》里面进一步说生子当如孙仲谋 。

这两处抒情,其实都是借古讽今,讽刺现在江东没有像孙权那样的有所作为的君主。

辛弃疾故意用曹操的口气来说这句话,实际上是讽刺现在的皇帝像汉末荆州牧刘表的儿子刘琦一样不争气。

这是文人的气质。

居然敢讽刺皇帝,真是有一定的勇气,也只有真正的勇士才能做到。

【编者按】【网站安检助理:孟新龙】
上一篇:【林喦】文化自信与当代辽宁文学的发展走向—兼谈辽宁地域文学研究的可能性
下一篇:【姜游游】西游评析:顽童之省与旧时情谊的碰撞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注微信
“沈阳市作家协会”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沈阳智慧文艺在线”
扫一扫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814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