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沈阳师范大学(晨星文学社)
【短篇小说】空洞
日期:2015-06-0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sjwxw
点击:1340

寒意还是一如往日地不会放过被褥遗留下的空洞。即使缺口很小,它还是会钻进来,袭击困倦的表皮下灵敏工作的神经。在寒意顺利抵达大脑皮层后,我利索地铺平被子,清楚地看见了电脑光屏上显现的即时消息:外面又下雪了。

“过了霜降,天气就要转冷了。”这是高中班主任在节气那天给我们的警示。按年龄,其实她早该退休了。却本着热爱学校,喜欢每一个朝气张扬年轻人的职业操守留了下来,打点一些学校的琐事。因为年轻时带班的成效不错,校领导决定继续让她作新届高三班主任,但不教书。

开学那天,教务处被嘈杂的不满与怨气塞满,膨胀成一双巨手扼住喉咙,将主任退到角落,声嘶力竭地回应着家长对不教书的老班主任带高三班级的不解。意识到既定事实的不可挽救,家长们垮下蛮横的气焰,换上娇弱温婉的新装,前一句“吴老师,听说您带班可有一套了,我家孩子以后就拜托您啦。”后一句:“老师,有您带班啊,我们做家长的就放心了。”萦绕在班主任身边。

事实上闲言碎语只想讲给一个人听几乎是不可能的。从家长群聚的议论、同学眼角对自己这么一个老人遗漏下的一丝嫌弃中,她都能意识到背后隐藏的故事。而内心掺杂的情绪就如同遇到一个陌生人,左手抚摸着你的脸颊与你侃谈,右手给你一个巴掌。那么一瞬间的错愕只能化为脸上的尴尬微笑。只是经历的多了的吴老师把它做的更自然罢了。

自我介绍的时候她说:“别看我头发白了一片,走路很慢,讲话的时候有时也找不到逻辑。但是我带出的学生,一个个都是很优秀的。我也知道自己老了。即使自己再怎么热爱这个行当,也得认老。所以啊,我决定带完你们这届我就不带了。真的,我从来都是一个说话算数的人,我儿子小的时候问我,以后能不能娶个外地媳妇。我说,行啊。结果长大了,真给我找个外地的。其实家里对地域方面观念挺重的。可谁让我答应他了呢。只要人好,关心对方,管他户口本印着的是哪呢。唉,又不知道扯哪了。不过,你们真的是我带的最后一届了,所以只要你们不放弃,我也会跟着坚持到最后。”

之后的日子过得平平淡淡。吴老师由于不任教的缘故,与大家见面的时间规律地摆放在晚自习的看管上。其他零零散散的时间最多地映在窗户玻璃上,或是教室门后面。这些鬼鬼祟祟的举措一旦被某个同学发现,就会以那个同学为圆心,四周扩散。之后收起手机佯装听课、用卷子盖住袒露的小说、努力睁开惺忪的睡眼。这些小动作都会立即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得到响应。一分钟后,演变为一个所有同学全神贯注认真听讲的场面。至于吴老师这种蔓延式的威信,一方面是基于同学们对她教学经验的认同和她严苛的不间断找同学去办公室的管理方式,另一方面是出于对她工作态度的尊重。

吴老师当了20多年的教师,夸张地说身上都积攒了粉笔灰的味道。她的出勤率一直稳定在满格。很多时候,就算晚自习下课,做完了一天的总结,她也不急着回家。可能也因为这种长期的,易被同学察觉的习惯,大家一度怀疑她是个被民众抛弃,生活中单剩自己的孤独老人。

高三的生活也像预想的那样四周的物件不是复习卷子就是参考资料。班级两级分化的越来越明显。教室的纪律因为一批因为繁琐无味的日子变得焦躁的人而变得糟糕。吴老师的生活也开始变得更为繁忙。她开始经常出入政教处,向主任为学生惹出的事端、自己的领导无方道歉。找同学到办公室谈心的频率也越来越高。晚自习增设了一节晚自习后,同学们发现她呆在教室里的时间也成倍增长。体制,氛围,生活方式都在变,好像唯一不变的,就是每日总结后她给大家的忠告和生活常识。她就希冀着把岁月带给她的经验压缩打包,塞进每个人的大脑,成为应对生活的利器。好像有了它们,大家就不容易垮塌。而她自己,在浇灌我们成长的时候却轰然倒下。

生活的车辙不会因为一人的暂时离开而停止向前运转。接替班主任职位的是吴老师的丈夫。她还是不放心其他任课老师的带领,怕他们磨坏了我们的个性与朝气。她将这个班级看得无比重大,所以交给最为熟悉她工作方式的“伙伴”。毕竟这是她所热爱的,一生所追求并抵达了的句点。

一段时间的调养后,老师回到了工作岗位,冬天也跟着到来了。那年下了很大的一场雪。对于一个南方小城来说是较为罕见的。课间打闹嬉戏,一个雪球砸向远方的时候常能看见一个蜷缩着身子的老人拎着水壶走向水房。病后,师公也常来学校里住,所以也常常能看到他俩搀着,走在白雪茫茫的路上。

夏天到来的时候,大家开始准备同学录。班里组织了联欢会,每个人都想参与其中,展现自己的风采,抓住机会在彼此的脑海中多留下点或深或浅的记忆。买来了水果和蛋糕,做着一向幼稚却欢乐的游戏。班委将班级的大事小事,平时的小生活做成动感影集。内心涌动的热血快要喷薄而出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集体。在大树都被白雪遮住双眼的底色上,画面焦距到了一个老人。她被一群热血青年围绕,笑容里映着她十八岁的样子。而屏幕前的她,看到自己时还是有点害羞。她已被生活磨去了尖牙,许多年后,甚至只剩一口牙床。经不住任何磕碰与摔打,孱弱得就像一个婴儿。却因为对同学的袒护,经受着道歉、上级任务、闲言碎语的重压。共同的扫雪、拔草、拼打着的日子,一同被写入叫做青春的年华。

窗外,栀子花花苞正待开放。那里孕育着一个结局,和一场即将散去的宴席。

“乘客您好,飞机前方到达为本次航班的目的地——沈阳仙桃机场”高考结束后的志愿填报,五个平行职员填了五个省份,真正能上哪个就归天命了。也许这个城市吴老师也会喜欢吧,志愿填报的时候她回到了学校,笑着对我们一帮男生说:“别缩在浙江不往外跑,男子汉要有出去闯荡的底气和毅力。当时我读书的时候就想去北边,那边常下雪,听说到了那边,就算天气预报通知的是小雪,下的也挺大的。李老师的儿子就去了北方,听说谈了个北方的姑娘,性格人品都不错。唉,又扯偏了,总之好好填,上了大学好好干,给我争口气,以后没事晒太阳的时候,看看你们的照片,能想到你们现在的出息劲。”

我拖着行李箱降落,在灰蒙蒙的天气里寻找着四年的归所。听着路人操着儿化音的语调详细地和我说明路线。饿了去路边餐馆吃用大盘乘装的菜肴。熟悉着陌生人,了解了乘车的区段与购物场所。参与了学校组织的几个比赛,听了几堂关于职业,关于大学生活的讲座。每天拿着书本上课,听所谓的专业知识。害怕黑夜的降临后自己的一无所也和内心空缺的归属感。开始对比过去与现在。几个深夜的思索后得出的结论是:自己固有化的对吴老师每日忠告的习惯已成了生活中的最大空洞,找不到办法弥补,只能试着习惯它的不存在。

今早起来,地上铺上一层冰后积起了一层雪,踩上去很松软,却很滑。天气预报中说,昨夜小雪,可是下的很大。我想,这样的景致也许是你想象中的模样。而我,也会努力成为你想象中的模样,变得更好,更为强大,适应生活中因为缺了你而存在的空洞。补写句点之后属于自己的年华。

 

【编者按】
上一篇:【短篇小说】述园鹿
下一篇:【短篇小说】金鑫的故事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注微信
“沈阳市作家协会”
扫一扫
关注微信
“沈阳智慧文艺在线”
扫一扫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6376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